加价浪潮与社会关怀事工

2403 期(2010 年 9 月 12 日) ◎ 教会之声 ◎ 陆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社会掀起一股加价潮:较为瞩目的是地铁车费增加,虽然是多年来首次加价,亦引发不少讨论。房委会亦跟随早年定下之可加可减机制,实行加租,但体谅低下层的困难,以减免一个月租金抵消加租的影响。全港幼儿园大都增加学费,亦得到教育局批准,主要是经营成本增加,不加学费根本不能平衡收支。大部分食肆亦静静地起革命,在茶、芥、点心价钱上作了少许增加,茶客只能精明地选择小点,以避免多作开支。最近闻说最低工资已拍板,定为每小时廿八元,不少东主都思索如何回应,包括了加价。

  与「加价潮」同步的,是加薪潮。巴士职工由资方建议的1.8%至劳方建议的2.2%,引发了「按章工作」,可幸事件很快解决。是年无论是政府或私人机构,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百分比的加薪。

  「加价」与「加薪」可说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双生子,「加价」必然引发「加薪」,以抵消通货膨胀的影响,「加薪」则增加消费力,最终导至某些商品「加价」,继而大部分商品加价。过程中的要素是财富分布是否「公平」,在「加价」与「加薪」过程中是否造成贫富悬殊现象加剧。

  「加价」、「加薪」与社会关怀事工有何关系?一般而言,社会关怀及社会关怀事工以三种方式出现:救济、发展与倡导。救济是提供物质援助,是第一阶段。发展是提供谋生工具、技能及机会,结果是可持续发展,长远解决「贫穷」或「缺乏」现象,是第二阶段。倡导是在政策制定过程中,谋求在政策上配合,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财富分布,及防止贫富悬殊现象加剧,是较彻底解决「贫穷」或「缺乏」现象的方法,是第三阶段。有些时候第一阶段经已解决问题,但历史上告诉我们三个阶段得同步进行,才是贯彻社会关怀的目标,社会关怀事工才能达至真正的「关怀」。

  本港目前贫富悬殊现象十分悬殊,以政府对贫穷线定义,即家庭收入中位数一半以下,全港有一百二十多万贫穷人,量度贫富悬殊现象的坚尼系数亦达0.53远比中英美日加等国家为高,社会关怀能否具体地针对这个问题?没错,综援及长者津贴等社会保障制度、公共医疗及九年免费强逼教育制度、公屋居屋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已作出响应,最低工资亦已起步,但可以继续努力的空间仍多。

  中产面对的高地价高楼价亦甚严峻,以一个人可以工作的三十五至四十年期间,廿至廿五年的收入进贡了地产商。

  期盼香港教会的社会关怀事工,也可以延伸至上述领域,与社会各界一同关怀参与。

  

陆辉(香港伯特利神学院院长)

  

【要闻】

【联会动态】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问道】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