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司和利未人在想甚么?

2394 期(2010 年 7 月 11 日) ◎ 释经讲道 ◎ 林振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有一个律法师起来试探耶稣,说:夫子!我该作甚么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稣对他说:律法上写的是甚么?你念的是怎样呢?他回答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耶稣说:你回答的是;你这样行,就必得永生。那人要显明自己有理,就对耶稣说:谁是我的邻舍呢?耶稣回答说: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强盗手中。他们剥去他的衣裳,把他打个半死,就丢下他走了。偶然有一个祭司从这条路下来,看见他就从那边过去了。又有一个利未人来到这地方,看见他,也照样从那边过去了。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行路来到那里,看见他就动了慈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伤处,包裹好了,扶他骑上自己的牲口,带到店里去照应他。第二天拿出二钱银子来,交给店主,说:你且照应他;此外所费用的,我回来必还你。你想,这三个人那一个是落在强盗手中的邻舍呢?他说:是怜悯他的。耶稣说:你去照样行吧。(路十25-37)

  

  相信没有基督徒从未听过「善撒玛利亚人」的故事,正因为这个故事耳熟能详,又加上圣经早已为故事编上「善撒玛利亚人」这个题目,我们都几乎不假思索地,把目光直接投向这位主角,并且把他的善行比对故事里的祭司和利未人,因为他们看见那位被打个半死的人,都从另一边走过去,放弃为他施救。但我们在称赞撒玛利亚人满有爱心的同时,是否也可以问:究竟当时祭司和利未人在想甚么,竟把救人的事抛开?其实故事起头的一句话告诉我们甚多。这句话是:「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强盗手中。他们剥去他的衣裳,把他打个半死,就丢下他走了。」这些细节不可说不重要。

  首先,这个人的衣裳被剥去。当时的人都会用服饰来识别自己的身分,特别是用来表示自己属何种族,当遭遇不幸,别人就容易辨识他来,送他往自己的同乡人那里,好得照顾。可是这个人的衣裳被剥去,便难以识别他的身分。

  其次,他被打个半死。这是说只要施救及时,他还可以存活下去。就在这时候有一位祭司经过,可是他「看见他就从那边过去了。」随后又有一个利未人经过,「看见他,也照样从那边过去了。」

  耶稣没有说明个中原因,但凭当时环境,和对这些细节的理解,可有以下的推断:

  (一)考虑自身的安全。当时无人不知,从耶路撒冷到耶利哥,地势迂回,弯路又多,强盗容易隐藏起来。这个人独自走路,已把自己送上不幸的境地,如今祭司和利未人也独自走路,看见这个人被丢在地上,自然想到强盗极可能还在附近。而这个人的衣裳被剥去,身分难辨,欲助无从。还有是如果他与强盗同党,把自己装成半死的样子作饵,引得途人注意,停留下来,强盗便可乘机抢劫。在这情况下,他们心里可能这样想:为了自身的安全,若不赶快离开,恐怕也会遭遇同样的厄运。

  (二)遵守律法是最大的考虑。祭司和利未人都看见他,但不知道这个人是生还是死。对于在圣殿里事奉上帝的人,他们的身分和工作都严格要求自己保持身体的洁净,若触摸死人,便是「沾染自己」,成了不洁的人(利二十一1-13;民五2;十九11)。耶稣在故事里选择祭司和利未人,不是因为他们是「最坏」的两个,而是他们是「最好」的两个。他们都是群众眼中的义人,而义人该做的事,莫过于遵守诫命,因为这是爱上帝的最有力见证。在这些考虑下,他们心里可能这样想:出于爱上帝的缘故,都是从那边过去好了,免得偶有不慎,作出失见证的行为。

  祭司和利未人不是不知道「爱人如己」,只是缺少了一样东西,是那位撒玛利亚人拥有的,就是「慈心」。耶稣说到撒玛利亚人看见那位被丢在路上,半死的人,就动了慈心。以色列人相信慈心是发自人内心深处,从肠胃而出,比心脏在人体的位置还要深。祭司和利未人对上帝的认识,比一般人深厚,可是都停留在脑袋上,最终想到的:都是自己。他们缺损的是一份从肠胃而出的慈心,那里能使人认识和体会到上帝是一位满有恩典和怜悯的主。

  我们不妨问自己,我们也在想甚么,是自己呢?还是上帝呢?这都关乎我们「怎样去行吧!」

  

林振伟(圣公会圣施洗约翰堂主任牧师)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问道】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灵修果园】

【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