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

2391 期(2010 年 6 月 20 日) ◎ 文林 ◎ 许朝英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年一度的父亲节又到了,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个日子让我更深领会亲人相聚之幸福可贵。它一再勾起我对父亲的回忆,使我怀念这位伴我成长、提携养育我,并于今年四月中风离世的慈父。

  家父许华新生于一九二三年十一月十一日。祖籍广东开平。自幼家贫,十三岁丧父,无依无靠,孤苦伶仃,遭同乡白眼欺凌。因身为长子,决意离乡别井到广州谋求出路,以负起供养乡间母亲及两弟两妹之责任。

  一年后来港谋生,虽人地生疏,生活艰难,仍奋发图强,先后把母亲与弟妹接到香港团聚。由少年至青年曾从事多个行业,历尽艰辛,饱尝人情冷暖。父亲曾打趣的说︰「七十二行我做了七十四行,只有贼未曾做过。」

  中日抗战,香港沦陷时期,父亲曾遭日军强逼参与兴建启德机场跑道之工程。日后他每当乘搭飞机往返时,都告诉同行者「这条跑道我也有分兴建的!」

  一天,父亲被军人抓去尖沙嘴漆咸道集中营,那里有一列长长的队伍,他不明所以,只依指示排在其中,后来才知,这是排列砍头的队伍。当时刚巧有一个认识家父、替日本人工作的街坊经过,他为家父向日本人说项,称家父是个好人,如此家父才避过一劫。然而,父亲却因受惊过度而大病一场,以致头发大量脱落。

  战后父亲获聘于安乐园工作,其东主是位热心的基督徒,每逢礼拜日皆在中环会所安排员工参加崇拜,聆听福音。父亲开始接触基督教的信息,但可惜一直未有领受真道。

  及后父亲转行学造鞋,三年后满师自行开业。两三年间已建立良好基础,且有意回乡物色结婚对象。结果得偿所愿,于一九五零年把母亲邓瑞兰带来香港成婚。先后诞下我们兄弟姊妹五人︰朝英、国良、佩琴、月娥、文贵。

  犹记得我就读小学三年级时,一夜父亲叫我帮他草拟一份登报的广告稿,他口述,我笔录。至今,我依然忘不了当时他拿着我写的稿子,脸上所流露的喜悦满意之色。之后,父亲送了一个皮制的书包给我。当年同学们所用的都是布书包,唯我那个是皮书包!这个书包成了我小时候的鼓励,鼓励我努力学习,使我不但愿意帮助父亲,也帮助身边有需要的人。

  直至六十年代父亲转营房地产生意,生活与经济状况亦逐渐稳定下来。我们五兄弟姊妹均入读基督教学校,且相继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在生命、生活和行事为人都有清楚的目标和方向,父亲亦感老怀安慰,但仍对基督教信仰拒诸门外。

  一九九二年移民加拿大温尼泊,开始每周与家人一起参加温城华人宣道会崇拜聚会,深受当地教牧同工、弟兄姊妹们的真挚爱心和关怀所感动,因而对教会的误解和负面印象有所改观。我们都为此而感恩!

  父亲带同母亲及儿女返港定居后,于二零零三年入住珀丽湾,并开始参加宣道会马湾堂崇拜。及后北宣于珀丽湾植堂后,便一直在宣丽堂聚会。

  父亲曾意外跌断手腕,加上同时患有糖尿病、心脏病及高血压,故身体逐渐转弱,这几年也多次进出医院。幸得母亲及儿女们悉心照顾,并得到教牧传道、弟兄姊妹诚心代祷,让父亲多次经历主的医治与同在,心中得着平安。于二零零五年,父母在圣灵的感动与引导下清楚表明接受主耶稣基督为他们生命的主,并希望受洗加入教会,遂于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七日在北宣一同接受洗礼。

  父亲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突然中风,幸好只导至眼睛视力减弱。

  直至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早上再次中风,入住玛嘉烈医院接受治疗。

  四月廿八日第三次中风,病情急转直下,于四月廿九日凌晨四时十六分安息主怀,享年八十六岁。

  父亲为人勤奋上进、头脑灵活;做事认真、克勤克俭;宽厚为怀、乐于助人;接济贫困、不求回报;爱护亲友、深受敬重。我等为主所赐的父亲而自豪!

  感谢神让父亲于晚年接受福音及信主后,每遇病患,都能全然倚靠神,得着从神而来的恩典、平安与祝福。

  感谢神安慰了母亲的心。父亲虽已远去,母亲却能安然面对这事,委实令我深感惊讶。她还安慰伤心的亲友不要难过,说伯伯是「开荒牛」,先去为我们预备地方,将来我们都会到天家去与他相聚。的确,我们都在主里彼此亲密,深知有永恒的盼望。

  愿将一切荣耀归与天上的父神!

  「阿爹,谢谢您对我们的爱,今天我们只是暂别,他日必在天家相聚。

  我们永远怀念您!」

  岁月也许能偷去父亲的时间,却永远不能偷去父亲对我们一颗爱的心。             


本文作者许朝英(左)与父亲合照。

【要闻】

【联会动态】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文林】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三人行】

【问道】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