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牧师

2391 期(2010 年 6 月 20 日) ◎ 女传道手记 ◎ 卢美玲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刚刚出席了朋友的按牧典礼。说是朋友,其实他是我在十六年前去实习的教会所认识的一位「大哥哥」,是当时主日学校长的丈夫。

  安静坐在礼堂等候典礼的开始,我想起了这对夫妇的许多恩情;常常在教完主日学之后,朋友就请我与另一位来自东马的神学生,去大牌档吃云吞面,也常常在崇拜结束之后,请我们去茶楼饮茶,朋友的太太则经常为我们准备衣物,补足我们在香港生活的基本需要。

  如今可以出席朋友的按牧典礼,心里自然是充满了快乐与欣喜。但原来当天的典礼还有一件特别的事情,那就是该宗派按立一百六十年来的第一位女牧师!当我看见主礼的牧师为女牧师的袍子加上表征牧师的带子时,心里不期然的激动了起来。心中不断在想的是:一百六十年了,这背后是一段怎么样的历程啊?

  记得十多年前,当我在香港第一次听到女牧师在香港是「极罕有人物」时,我的反应是完全不可置信,还以为同学们在与我开玩笑。

  每逢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会告诉他们:「我们东马的教会啊,大把女牧师。但我们从来不会称甚么『女牧师』或『男牧师』,因女牧师根本是一件很自然,也很普通的事。无论是男传道或女传道,事奉了大约五年之后,几乎每个人都会受按立为牧师,这在我们家乡是『天经地义』的事。」反而在香港,这种意想不到的情况让我「大开眼界」。

  我离开母会快要二十年(离乡去读书,后来读神学及事奉)。前几年有机会回去母会参加崇拜,弟兄姐妹见到我都叫「美玲牧师」。我听了微笑不语;因如果要向每一个人都解释的话,那可要费上好一番唇舌啊。

  无论是「牧师」或「传道」,都不是最重要的。我心中最敬佩的,是好多好多不知名,但尽忠职守的──无名传道者。

  

【要闻】

【联会动态】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文林】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三人行】

【问道】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