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事关心

2391 期(2010 年 6 月 20 日) ◎ 女传道手记 ◎ 丹雪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参加的第一间教会是还没独立的分堂,称布道所。每次崇拜大人约三十、四十人,传道人从开门到讲道、修水电到带团契、陪弟兄姊妹看病到编周刊,无一不做。后来我也全职事奉,是福音机构,以结合专业、信仰为要求进入医院和学校。专业是原来自己所学、所从事,而信仰和学生工作所需的装备,则由机构的资深同工,采门训方式教导、带领。当时对教会牧职的认识有限,确知的是我去的第二间三百来人的教会,行政杂务有干事和堂役,两三位教牧自然也有所分工。

  这些年在香港的教会牧养,发觉不单分工,还讲究专业化发展。像我在头四年,从儿童到妇女、青成年到老年都牧养,甚么都做一点,结果就是没有「专长」。之后两年,为因应事工发展,接受了婚前辅导、三福布道训练,勉强算是在神学院的圣经、神学训练后,有点长进。但严格说来,布道本就是传道人该做的份内事,而婚前辅导每年只做一两对,也谈不上累积经验。最近这两年,承担在国内的部分事工,论到小区工作、建堂、培训,我都不是专家;稍可安慰的是,在学生工作上算有些底子。

  全职事奉了许久年日后,愈发感受,不懂的东西远比知道的还多。曾自诩颇关心社会,而眼前谈关社,包括得回应金融海啸危机、贫富悬殊现象、同性恋者和进化论者对教会的挑战等议题,在香港还有对政改、六四民运的关注。其中任一项,若非个中专家,立场、选项又属非主流,一不小心就成为箭靶,却也不能缄默。当八十后出来反对建高铁、关心港府政策向地产商倾斜时,众教会没像当年反对23条一样发声、游行,会有信徒质疑:教会只谈福音、缺乏社会视野、窒息信徒实践天国在人间的生命。

  这阵子,团契电邮往来讨论:为甚么要关注六四?有人问:我有没有不关心的自由?难道基督徒得要有相同的政治取向?若回答,基督徒可以有不同政治取向,是否表示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可以不关心?但若关注六四者,将此事放在公义的范畴讨论,它就不单单是政治议题,而是基督徒责无旁贷之事。然而,应该如何关心呢?

  去年,已过了激情悲愤、理想主义的年岁,坐在那遍满烛光,人多、心却宁静的维园,遥想过往的、未来的天安门,希望在那里,总有人选择相信并践行,「城中悔改的人必因公义蒙救赎。」只因「地怎样发生苗芽,园子怎样使所种的生长起来,主耶和华也必怎样使公义和赞美,在万国之前生长出来。」(赛六十一11)

  

【要闻】

【联会动态】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文林】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三人行】

【问道】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