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起

2384 期(2010 年 5 月 2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天天路过的小斜坡上有一棵树忽然不见了,说忽然,是因为连续几天下雨,走过时只专注看地上积水,其他甚么东西都没有留意,到不用撑伞的那一天,发现树不见了。

  当然是给砍掉了。斜坡上嵌有政府给的斜坡号码卷标,那么砍树的是政府部门吧?不久前附近另一棵树也给砍掉了,那个比较容易明白,因为那树长在小路拐出大路的路口,大概对驾驶者不安全。但这一棵树,长在小斜坡,不知为甚么要砍掉它。如果是为了斜坡安全,那与它一并生长的一棵洋紫荆却又安然无恙,令人不得其解。看着路旁空荡荡地,心中有一丝失落,像失去一位虽不交谈但天天打招呼的邻居。

  我珍爱这闹市的树木,它们常常带来惊喜。像这春末夏初,满城的鱼木都开花了,鱼木的花瓣都是深浅的黄色,轻轻的,风一吹,飘飘散落。一阵轻柔的黄雨,跟那天气温暖时的一阵清风,最是匹配。薄薄的花瓣随风而起,说不尽的潇洒。

  同一条路上,还有木棉树、榄仁树。两个月前,木棉花开得灿烂,大朵大朵的往下掉。跟榄仁树的叶子一样,坠地铿然有声,叫路人吃一惊。那种厚重气派,又是另一番风景。这鱼木的花,飘飘于红尘闹市,恰是脱下厚重冬衣的一种轻快。

  落花随风舞,最是迷人境界。日本人赏樱,或看繁花满挂枝头,或看落英如雨,都是同一个道理吧。记得某次与文友远足,在梧桐寨瀑布下,仰观落叶随禹风而下,那诗意竟是有古人书画清兴。就是那一阵轻风,让花叶潇洒起来吧﹖即或在闹市,路人的心情,也同时随风而起了。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三人行】

【问道】

【释经讲道】

【家庭治疗室】

【品兰集】

【灵修果园】

【窝贴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