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背后

2372 期(2010 年 2 月 7 日) ◎ 问道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现时许多人谈论「八十后」,我的两个孩子是「九十后」,他们都算品学不错,但似乎对父母及长辈的爱不领情,样样看为理所当然,毫无感恩之心;有时你送他一件外套,他穿两三次就搁下,你问他为甚么不穿,他就发晦气不理不睬。怎样令他们对父母有感恩的情怀呢?他们是有返教会的,但又好像学不到太多做人的道理。

  

  近来流行「八十后」。谈到任何问题,好像总有他们的份儿。问题是,「他们」到底是谁?你的问题,反倒叫我联想到标签的问题。

  前阵在「面书」读到一位年轻朋友对“Generation Y”和「八十后」的一些想法。而他的标题,是「我甘心我是Gen Y;我讨厌被标签为80后!」:

  「据我理解,Gen Y 是由我们所身处的世代为出发点,以该时段内所发生的大事,或社会整体风气以及生活模式等,来理解这时代的人有甚么特质。这样的话我服,因为是以理解为前提,评论『事』怎样影响『人』。我觉得这是一种有建设性的形容,甚至看得出关怀。

  「80后呢?第一,以年代命名世代很无心思,而且很空泛。再说,很重阶级观念的味道(大陆起的名,可能多多少少有影响),令人感到不被尊重(也不要说以年龄区分间接带来的尴尬)。第二,与Gen Y相对,近来在香港流行的『80后』,用法是以某些年轻人的某些行为作参考,对同期的人作出狭窄的评估甚至批判,很不客气,让人感到很无辜。我个人认为,其不准确和不全面程度亦很离谱。是纯粹将人归类?不难觉得这会带来分化和仇视心,以至更大的代沟。」

  用标签去理解人有一个常见的弊端,就是个别的人往往消失在标签之下;而当人们以为可以透过标签去了解或掌握另一些人,实际上他们很可能对实况根本一无所知。

  当然,正如上面那位朋友所言,适当地以关心为前提的陈述,仍然是有建设性的。譬如说「婴儿潮」、「X/Y世代」甚至「九七前/后」,都是以当代一些重要的处境去解读社会的现象。不过,就是这些广泛被接纳和使用的概念,落在不求甚解或喜欢标签的人手上,还是会引起不良的效应。譬如「双失青年」这类标签,在哗众取宠之余,对于青少年的士气和自我形象就有很负面的影响。

  返回你的问题,如果「八十后」甚或「九十后」的青少年有甚么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他们都是生长在一个相对上安定繁荣的社会,物质比较丰裕,没有甚么风浪或挑战,父母亲大都出外工作;中产阶层的孩子,不少更是由菲、印佣带大。在某个程度上来说,上一代曾经艰苦而「发誓不让下一代受苦」的良好意愿,有时反而容易令他们变成「饭来张口」的软骨族。这样,也就难怪他们会视一切为理所当然,甚至毫无感恩之心了。

  另外,计算机科技的普及,令网络世界与虚拟真实成了青少年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无论是计算机游戏抑或网络社交,占据了他们精神生活的大片领域。我想这也是人们乐于看见年轻一代终于站起来参与社会事务的原因。

  面对这样一个大环境,不但对家庭的教养造成先天性的困难,对教会的牧养亦构成一个重大的挑战:坚持传统会被视为落伍、不能与时并进;投其所好又会变得随波逐流甚至失却信息。我无法在这里提供一个简单的答案,不过年轻一代面对日益严峻的社会结构性问题及相对黯淡的个人前景,未尝不可以视为一个冲破闷局的时机。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文林】

【童话人间】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

【窝贴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