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度新春

2372 期(2010 年 2 月 7 日) ◎ 窝贴家庭 ◎ 沈雅诗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上一代的欢乐新岁

  不同年代的农历新年,都有着不同的气氛和特色,生於五十年代的从心会社创办人吴思源,童年时又是怎样度新岁的呢?

  思源边追溯这段童年回忆边笑道∶「那时候过新年,特别兴奋,有很多难忘的印象。」他谓,犹记得六十年代念小学时,学校一定会在新年前完成所有考试,故此临近新年,他心情就特别轻松,也最爱跟着爸爸妈妈到办馆丶海味店四处办年货。

  「那时候办年货一定要趁早,因为年三十晚过後,所有店铺都会关门,不像现在的超级市场,年三十晚还会延长营业,所以爸爸妈妈通常年廿几已经开始办年货了。」

  究竟那个年代的全盒,通常会摆放些甚麽呢?除了瓜子丶椰丝丶糖莲子丶糖莲藕外,当然还有糖果,而糖果之中,最受小朋友欢迎的,就是瑞士糖。「六十年代的瑞士糖是很矜贵的,它的价钱比起发达糖丶香蕉糖贵近一倍,所以每个小朋友去到亲友家中拜年,见到全盒有瑞士糖都会抢着吃呢!」

  「年廿八,洗邋遢」这个习俗,在思源童年时还是很流行的,吴家上下当日除了会总动员合力清洁家居之外,还会一起炸油角。「我觉得这是个很不错的家庭活动,我们兄弟姊妹一起打扫,又一起跟妈妈学包油角,气氛挺融洽。」

  不过,说到令思源最难忘的,还是每个农历新年有关肥鸡的故事。「我妈妈每逢年廿四丶廿五左右,便会买两只生鸡回家,然後用绳子绑着它们的脚,放在一个纸箱中。每年看到这两位『嘉宾』到访,我们几兄弟姊妹也会很兴奋,每天争着给它们餧食物,可是,每次当我们和肥鸡建立了感情之後,妈妈总会在年三十早上宰了它们,叫我们哭得死去活来。」

  但看见肥鸡成为团年饭的桌上佳肴,贪吃的孩子,很快又把哭声转为欢笑声。「是啊,童年的生活比较清贫,不是餐餐这样丰富的,所以团年饭吃得特别开怀。」不过,吃团年饭前,吴家必须先进行一个传统习俗—放鞭炮。

  在一九六七年以前,放鞭炮在香港是合法的,思源小时候虽然住在大厦,但家家户户都会在门前燃点鞭炮,非常热闹。不过,这种热闹的气氛,相信这一代的小朋友也很难感受得到了。

  上一代的人,非常重视家庭团聚,在农历新年期间,没有商店会营业,所以大家唯一的节目就是去亲友家中拜年。说到拜年,当然少不了利是,思源表示,六十丶七十年代的利是,顶多是五毫和一元一封,如果收到一封五元利是,已经是非常罕有,不像现在的小朋友,动辄也收到十元丶二十元的利是。而他的父母,亦规定子女必须过了正月十五才能拆利是,小思源也会乖乖听从,他说,每年大约会收到数十元利是钱,通常会好好储起,以备不时之需。这个习惯,很值得我们这一代的孩子学习呢!

 

 

  

当代孩子眼中的新年

  这一代的小朋友对农历新年认识有多少?他们怎样看这个传统节日?又会如何度新岁呢?本报访问了三位小学生,且听听他们的心声。

记∶记者 陈∶陈凯晴(九岁) 利∶利子谦(十岁) 赖∶赖雯心(十一岁)

记∶你们晓得哪些新年习俗?了解它们背後的意义吗?

赖∶我知道新年会贴挥春,闻说是要赶走年兽,带来吉利。

利∶是啊!我爸爸每逢新年也会写一张「学业进步」的挥春,并贴在我书桌上。

陈∶农历新年一定有利是丶有挥春,只要有利是收,我便开心,哪理它背後的意义呢!

赖∶新年的时候,爸爸和祖母会一起弄发菜吃,我猜是寓意发财。还有一样习俗很有趣的,就是新年吃饭丶吃鱼时,妈妈也会要我吃剩一些在碗里,我想这是「年年有馀」吧!

记∶有甚麽过年食品是你最喜欢吃的?

陈∶我最爱吃婆婆弄的年糕。

利∶没错,年糕黏黏的,吃起来口感很好。

赖∶我很喜欢吃甜,所以也爱吃年糕。

记∶你喜欢过农历年吗?为甚麽?

陈∶我喜欢农历新年,因为我们是中国人啊!况且新年真的很热闹,一家人又有机会去逛花市。

利∶我也喜欢过农历年。说起花市,我的教会有时会在维园年宵市场摆摊档,多数是卖杂货和毛公仔,虽然我不是负责「看档」的,但我会参加敬拜队,在附近唱新年歌。

赖∶我也喜欢农历新年,因为可以趁机探望亲戚朋友。平日一家人实在太忙了,我要应付功课,爸爸又要上班,所以很少和亲戚朋友联络,新年就可以聚一聚,我又可以和一大班小朋友一起玩游戏,很开心呢!

记∶你通常会如何度新岁?有甚麽节目?

陈∶很多时候也是跟爸爸妈妈去拜年。我最爱到姨婆家,因为她家中有只很可爱的小狗,另外,姨婆又会弄上海年糕给我吃,很滋味的。

利∶我一定会去探太公太婆,平日很少见他们呢!在太公太婆家中,舅公会负责弄饭给我们吃,他的厨艺真的很棒,尤其蒸鱼,我觉得水准比酒楼更高。

记∶有没有一个农历年是你最印象难忘的?

陈∶对我来说,三岁那年的新年是最特别的。因为三岁之前,我还没有甚麽记忆但三岁时,我却清楚记得去了游乐场,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有热闹的感觉,所以特别印象难忘。

赖∶我八岁那年回乡度岁便最开心。我的家乡经常下雨又潮湿,但那年却特别乾爽,我和家人可以一起玩烟花。还记得玩烟花的地方附近有一个湖,我很顽皮,把烟花投入湖中,结果弄得如雷般的「??」声,很惊险呢!

利∶我最印象深刻是有年教会在维园摆摊档,我给他们买了一个咕臣,那个咕臣很有趣,外型是个啤梨,但你把手伸入咕臣的中间,它便会弹一个公仔头出来,而按下去又有「咇咇」声,我很喜欢这个咕臣,所以特别记得这个新年。

 

  

你有和神「拜年」吗?

  中国人最重视农历新年,尤其年初一,更加是个大日子,家家户户都聚首一堂,庆贺新岁。相比起来,教会就显得较冷清,因为不少教会为免阻碍会友拜年及享受天伦之乐,一般都不会在这天举办崇拜活动。究竟教会是否真的有需要「让路」?新春崇拜的意义又何在呢?

  香港基督教崇真会窝美堂是少数在新春大年初一仍然坚持举行崇拜的教会,而这个传统,更在这所有百年历史的乡村教会中,持守了超过六十年。

  「我记得,自从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香港重光之後,窝美堂便开始有新春崇拜了,这麽多年来,一直也没有停止过。」七十五岁老教友张天生对记者说。

  张伯透露,从前窝美堂的教友,大多数是靠务农维生,为了糊口,不少教友一星期七天都要下田工作,因此未必可以常常来到教会聚会。惟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俗,无论工作如何忙碌,农历新年大年初一也一定会「收炉」,所以窝美堂便特别在这天设立崇拜,让一众教友能够在主里真真正正享受安息,也让信徒可以趁机联谊问好。

  窝美堂是一间客家教会,张伯忆述,昔日年初一回到教会,气氛格外热闹。「崇拜之前,我们会『夹手夹脚』弄一个二十至二十五斤重的大茶果,待崇拜之後,与弟兄姊妹齐齐分享,互相祝福。」

  虽然今天的窝美堂,已经没有新年做茶果的习俗,但新春崇拜的属灵传统依然保留,而喜乐洋洋的气氛,也同样洋溢教会。窝美堂传道人黄瑞吟姑娘笑言∶「最喜欢在农历新年看到会友穿着过年服饰,尤其少男穿起唐装丶少女穿起旗袍的样子,真的很有趣,很有新年气氛。」

  不过,说到底,新春崇拜的主角,还是我们三位一体的神。农历新年寓意一年伊始,万象更生,黄姑娘认为,教会在这天举行崇拜,意义特别深远。「藉着新春崇拜,可再次提醒会友,要确认神是掌管天地万物的主宰,神的话语也是我们生命的力量与方向,所以只要专心倚靠祂,新一年就必有最好的引导。另外,崇拜後再去拜年,信徒便更加有从神而来的爱心丶平安与喜乐,可以把从神而来的祝福与人分享。」但愿今个农历新年,你也能一起来敬拜爱我们的主吧!

                     


吴思源对童年时的农历新年,充满美丽回忆。


陈凯晴(右)丶利子谦(中)和赖雯心(左)对新年习俗虽然认识不多,但也十分喜欢这个传俗节日。


香港基督教崇真会窝美堂黄瑞吟传道,鼓励大家在大年初一跟我们的主「拜年」。/p>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文林】

【童话人间】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

【窝贴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