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7 期(2010 年 1 月 3 日) ◎ 时代讲章 ◎ 谢任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生命是颂:主日当颂、平日当颂、哭可颂、笑可颂、动可颂、静可颂。生是颂、死是颂、永生就是颂。人若能以「颂」来承载生命,便能丰盛人生。一年之始思考「颂」,是生命另类的志。

  在主流教会所选用的诗集名称中,不少都冠以「颂」这个字,如《新普天颂赞》、《新颂主诗集》)、《世纪颂赞》、《颂主圣歌》、《美乐颂》。可见「颂」在圣诗中的地位。其他诗集虽然没有用上这「颂」字,但相信也会有颂的意义和表达。事实上,主日崇拜的讲道时间可以很短,但却不能没有一定时间的歌颂。在每次崇拜中由序乐至殿乐,包括会众唱诗、诗班献唱、奉献时司琴的弹奏或颂唱、响应诗,或是其他唱颂弹奏,颂唱时间加起来不下于讲道。由此可见「颂」在崇拜中的重要。

  可是在每主日颂唱或献诗时,我们对「颂」有怎样的认识?很多时我们以为歌颂就是唱歌,时会讲求唱艺及抒情或感情成分。我们不否定崇拜的歌颂要有素质及素情。但是,人对上帝的「颂」却应当具有更深层意义,是表达我们的信仰和灵性的内涵。故此我们必须对「颂」这个字有清楚的认识。

  另一方面,不论是崇拜中的宣讲和颂赞,又或是神学论说,基本上我们都是以中国文字来承载。如此我们就当问:中文这个「颂」字究竟何意?当我们用这个字来表达对上帝的崇敬颂赞时,可否不必理会中国文字的字源意义而骑劫作为中字西意?我认为值得商榷。所以,重寻「颂」一字的原意不但是对「颂」一字的尊重,更是当我们使用中国文字于一些重要概念时,遑论是神学或是其他学科,也当如此。所以,我们必须尊重中国「颂」这字所承载的原本意义,并且正当地使用在崇拜的概念上。

  《颂》最早见于《诗.大序》:「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由此可见「颂」原是与宗教祭祠有关。朱熹《诗集传》说:「颂」与「容」古字通用。而据阮元《揅经室集.释颂》的解释,「容」的意思是舞容,「美盛德之形容」,就是赞美「盛德」的舞蹈动作,而非指一般的歌唱。人以「美盛德」的容貌与德相去为天子皇帝在宗庙举行祭祀大典时,一边表演舞蹈一边是演奏乐曲,取悦于天子皇帝,情景非常庄重和威严。是「抠衣登堂,颂礼甚严。」《文心雕龙》更指出,「颂主告神,义必纯美。鲁国以公旦次编,商人以前王追录,斯乃宗庙之正歌,非宴飨之常咏也。」可见「颂」必定是要纯美纯正,非时下欢乐自娱常咏歌曲。而鲁人徐生善更认为「此容仪字。歌诵者,美盛德之形容,故通作颂。后人因而乱之,以此为歌颂字。」由此可见,「颂」的原意是一种宗教祭祠的礼仪动态的表达,并非指一般歌唱。故「颂」原指「容貌」礼貌仪态,而非单指一般「歌唱」之声。而「容」字更本不作「容貌」讲,而是「容,盛也」(见《说文》),可以说「盛」的含意是指人仪容礼教的丰满,非指花颜面相。

  如此,当我们把「颂」字引伸到主日崇拜中来显示出崇拜的歌颂,就应当是一件非常严肃和庄重的仪容动态,并且单以上帝为中心,而非要取悦他人或是作为自我的欣赏,更是不能随便作自我抒情的歌唱。如此,「颂」就只是为了上帝、只有上帝、由于上帝、向着上帝、属于上帝和与上帝一起的歌颂。故此,我们每主日的歌颂就不应只是要为人的爱好、或是为了取悦会众而歌颂。那是说,上帝就是那位天子的天子,皇帝的皇帝,是我们应当向上帝礼拜和颂赞。要是任何人取代了上帝的地位,这是对上帝的一种亵渎。所以我们应当十分谨慎我们的歌颂!

  「颂」与「美盛德」中的「德」相关。颂而无德,可乎?如此,颂唱者就自然不能有声无意,有意无德。「颂」其实就是人对上帝敬仰的提升,是寓灵性于乐曲中。换言之,诗歌中的文字往往是极富有象征意义,目的是要透过乐曲或是颂唱者的信念和想象力,去揭示出乐曲中的意境,从而把颂唱者或聆听者进入一种与上帝共融神交。圣经中所提及的歌颂更是如此。例如启示录五章十三节及七章十二节,以及希伯来书十三章十五节都以「颂」为首去荣耀上帝,颂唱上帝,内中都是含有极庄严隆重的礼与敬。因此,主日崇拜中的歌颂、唱诗、敬拜赞美、献诗或是任何名堂的音乐,都应当只有一位听众对象,就是三一上帝。再者,「颂」更是信仰在崇拜中的宣告。有一句拉丁文的名言lex orandi, lex credendi「你如何祷告便决定你如何相信。」我们可以把「颂赞」代入为「你如何颂赞便决定你如何相信。」可见我们不能在崇拜中漫不经心的张开大口的发声。(二之一)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童话人间】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一个字一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