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通识

2356 期(2009 年 10 月 18 日) ◎ 问道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是基督徒,任教于天主教中学,最近校方配合新高中学制开设「伦理与宗教科」,其中部分是不同宗教的知识和体验,我也柀指派参与其中,但这跟我的信仰立场有别,我恐怕课程太开放,令学生无所适从,许先生有何建议?

  

  老师,我有点不明白。你说你是基督徒,被指派参与高中的「伦理与宗教」科;这科目涉及不同宗教的知识和体验,可是却跟你的「信仰立场」有别。我不明白的,是基督教跟非基督教当然「有别」,但据我了解,教授其他宗教与伦理并不要求老师叛教改宗;你仍可以持守本身的信仰立场,客观地去介绍和评论这些不同宗教的知识和体验。事实上亦惟有当我们这样做,我们的学生才不至面对纷云众说而无所适从。这大概也是学校开设课程其中一个重要的目的。这样,你的问题到底又是甚么呢?会不会「恐怕课程太开放」因而「无所适从」的并不是学生,而是为人师者呢?

  其实,类似的问题我已在2319期的「非我惟主」中回应过。

  一个重要的前提,是我们都活在一个多元文化的开放社会之中。不同的宗教、伦理学说,并不会因为我们不去谈论而不存在。难道我们不去谈论,我们的学生就不会接触到这些事物,甚至反而知所适从?

  我在外地念书的时候,曾经很惊讶地发现一些住在唐人街的老华侨,终其一生都可以不离开唐人街半步。在那里,他们可以找到工作和一切生活所需,他们不需要面对「外面世界」的新奇事物和挑战,他们甚至不需要懂英语。事实上就实际的生活内容而言,他们在温哥华、西雅图、多伦多抑或伦敦的爵禄街都没有任何的分别,反正唐人街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这令我想到,会不会同样地有不少的基督徒,终其一生都活在教会的四壁之内?不是说他们没有接触「外面的世界」,而是他们在心态上将自己困在一个既定的壁垒之内,对外界的事物充满恐惧和敌意,以致天下虽大,他们却不敢稍越雷池。

  但在另一方面,基督教一向有很强的宣教意识;教会往往视异教世界为「未得之地」,一切的未信者都是传福音的对象。而直到这些人听信福音之前,他们不少都是其他不同宗教和伦理学说的信奉者。作为福音的使者,基督徒对这些人又认识多少?答案是我们对这些人的认识实在不多。我们只是相信,他们是抽象地迷失在「罪恶」和「沈沦」之中,需要福音的「真光」照耀。怪不得当基督徒传福音,往往一味照搬在布道训练课程学回来的那一套,完全不用理会受众的具体处境和反应。

  反观早年到世界各地传福音的宣教士,在他们开口传道以先,往往要先花上好几年的时间去学习当地的语言,穿着当地人的服饰、住当地的房屋、跟当地的人交往,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风俗习惯,然后尝试用当地人能够明白的语言,去介绍他们所确信的好消息。他们不怕去接触和了解当地的奇风异俗,因为他们对信仰的超越性毫无疑问。

  回到最初的问题。当然,我们并不需要认识所有的宗教学说才可以成为基督徒,但既然被指派去教这个科目,也就惟有自己先做点功课。说不定在预备的过程中,你自己才是最大的得益者呢。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日光在心】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

【窝贴家庭】

【特稿】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