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中不必有的「博」和「医」

2356 期(2009 年 10 月 18 日) ◎ 教会语文漫谈 ◎ 诸葛空诚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有些人很重视个人的学术或专业衔头,一天到晚总要把自己是「博士」或「医生」的事实挂在嘴边,连与教友通信的下款署名都不忘用括号补充写上「DR」,诚恐一时不慎会丢了那个衔头似的。

  学业或专业有成,由硕士到博士到医生,都是可喜可敬的事;但却不必自称、自注,更不宜在与教友的交往中使用。在教会中我只重视「牧师」、「师母」、「执事」、「传道」等衔头,因为这是神仆人的衔头,要尊重和重视;其他衔头都不必带到主的面前。

  教友都是弟兄姊妹,称「李弟兄」、「陈姊妹」,贴切而亲切;再熟一点的教友不妨互称名字。一家人不可能互称学术或专业衔头:博士的儿子都是叫博士做「爸爸」的。若有主内学者到教会分享,主持人在介绍讲者时不妨交代一下学者的学历或相关衔头,到称呼时还应称「兄」道「弟」而不应称「博」称「医」。尤其那个单用的「医」字,实在「医」得奇怪而不知所谓,但类似「陈医」、「蔡医」、「胡医」的叫法,却在华人教会中十分流行,我还一度误以为是「姨」(广东话常读阴平声「衣」),后来才知是「医生」的简称。

  至于「博士」一衔,大家实在不必太着紧;二十世纪初中国放洋留学的人不多,能放洋而回国的莫说是「博士」,就是「硕士」都罕有,如民国时的马骏声,时人都尊称他为「马硕士」,他自己也如此自称。换了是今天,持硕士学位者十分普遍,则又没必要了。「博士」在不久将来也会「大众」化,到时在称呼上也不必多此一「博」;到头来看的还是个人的真本事—钱钟书先生当年在牛津大学只拿了个「副博士」学位,回国后大家都叫他「钱先生」,虽不称「博士」,学问却深得不得了。

  念书的时候曾踵门向一位老师求教,我一开口称呼「教授」,他便说「叫『老师』吧」;空城受教,至今不忘。至于在教会中的用语,要讲基本社交礼貌,其他不必要的客套话,可免则免。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日光在心】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

【窝贴家庭】

【特稿】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