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未尝不是幸福

2356 期(2009 年 10 月 18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高锟的记忆像摔破的镜子,碎片一块块掉下、失落。他患上老人痴呆症,整天忘忧笑嘻嘻,连让他获得诺贝尔奖的惊世发明也忘得一乾二净,只把记忆预留给最珍贵的人—妻子黄美芸。问高锟是否很爱妻子,两鬓斑白的老头子拍了拍妻子的手臂,腼腆地说:『是,她很好的。』」

《苹果日报》9·10·2009

  一般人称呼的「老人痴呆症」其实是很差劣的名字,政治上也不正确,对有此症状的长者充满歧视。台湾人称此病为「失智症」则较为可取。事实上患此病的人,除了步入后期表现得有点痴呆,大多数时间只是减低或失去了思考、记忆及社交应对的能力,所以「失智症」这个名称较「老人痴呆病」更为贴切和准确。

  失去了原有的智能,忘掉了原有的一些记忆,在情感和行为举止上「返老还童」,看来无疑叫人惋惜,但想深一层未必不是一份福气。事实上人老了,视力听觉退化,手脚日渐不灵活,五脏六腑也开始百病丛生,如果感觉和思考还好像往昔那般敏锐,就好像一群天真烂漫的小孩子困在一所破落古旧的荒屋,其间的矛盾张力真的不足为外人道。

  所以高锟教授忘记了光纤,忘记了他生命中曾经举足轻重的事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甚么光纤也好,科研也好,大学校长也好,统统是生命的外围,彷佛洋葱的环形表皮,一层一层的可以碌落。他完成了他世上的使命,然后「引退」,退出这个花花绿绿的大千世界。「失智症」从正面来说就是返老还童,回到初心,活在最核心最简单的自我世界,一心一意享受与老伴的每一刻平凡瞬间。高锟说他已经忘记了「光纤之父」这个称谓,但心中仍有老妻,还称赞她很好很好,这印证他生命中的核心价值是甚么。

  人生原就是这般。赤身而来赤身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想我们诞生世上,一无所有、一无所知的来,然后上学校念书,学习、工作,为自己添加荣誉、成就,甚至称王称霸。最后,随着小脑萎缩,将原来添加累积的渐次遗忘,物归原主,终有一天,记忆库存愈来愈少,如初到人间??

  「失智症」真的不坏,它也许是上天派来的守护天使,领人回到初心。家中若有失智症的长者,可要好好对待他,做他的小天使。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日光在心】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

【窝贴家庭】

【特稿】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