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绪病与教会何干?

2356 期(2009 年 10 月 18 日) ◎ 教会之声 ◎ 汤国钧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根据一些本地的调查,成年人中约有百分之廿四患有焦虑症的症状,另外每一百个香港成年人中可能有约八个患上抑郁症。无可置疑,精神健康问题是廿一世纪人类文明所面对最严重的挑战之一,世卫组织已预言到了二零二零年抑郁病将成为全球第二大严重的疾病。本地教会中亦不时听闻弟兄姊妹(甚至是教会同工或教会领袖)患上情绪病,到底教会应如何回应和关注这个叫人忧虑的情况呢?这与上帝给予教会的使命有何关系呢?

  面对情绪健康这类问题,教会常落入两种错误的立场之中。第一种是极端保守的立场,认为教会的唯一使命是传福音拯救灵魂,以及建立信徒的灵命;假如一个人信主并灵命被建立,他(她)的情绪健康自然会没有问题,更遑论情绪病的出现,若弟兄姊妹患上情绪病,那一定是灵性出现了问题。我以为这是一个非常错误而危险的推论,是一种将现实简单化的还原主义思维。

  另一种教会常见的立场相信是更为普遍的,就是将人割裂为灵性和心理两部分,既然教牧并非心理专家,那就应顺理成章地将有情绪心理问题的弟兄姊妹转介给专业治疗团体,将灵命培育和心理治疗视为楚河汉界,教牧人员不应该越池半步。

  明显地,以上两种教会的立场都有问题,反映出教会缺乏整全的人观甚至神学思想,不掌握和了解人的心理状况、心灵的面貌和灵性的发展之间复杂互动的关系,以致错误地将灵性与心理分家或简化,并矮化了教会在人的心理问题上应有的角色。然而,耶稣基督所宣告的福音是全人的福音,是叫「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路四18),教会理应承传这个使命,照顾医治人的破碎心灵,将人从幽暗和软弱中拯救出来。我认为教会应多关注和发展以下几方面的事情︰

  神学院、基督徒学者、教牧及专业人士应携手致力发展一套合乎真理的人观,研究心理与灵性之间的关系,促进心理学及心理治疗与信仰之间的对话与整合。

  从事心理辅导及治疗工作的基督徒须从理论与实践中发展出以圣经真理为依归的介入手法,以致能有效地提供基督化的服务帮助情绪困扰人士。

  教会应该是一个治疗性的群体,情绪病患者可在教会内寻到爱的关怀与支持,陪伴(她)走上康复的大道。因此,教牧和有负担的信徒领袖须接受更多辅导训练,积极发挥教牧和圣经辅导的作用。当然,如有需要患者必须同时接受专业的药物或心理的治疗,教会可担任转介或桥梁的角色。

  教会的教导与牧养应宣讲「全人的福音」,帮助弟兄姊妹能够在灵命、心理与品格上都有所成长,能更像主基督。除了讲道之外,自我认识、情绪健康、婚姻及家庭等方面的工作坊、讲座与课程都应是理想的教导渠道。

  人与环境是互动的,因此很多的情绪问题都必然地与社会、文化、经济、制度等因素挂勾,因此教会有责任对残害人精神健康、扭曲错误的社会现象作出批判,并致力促进健康的社会环境(例如在工作、家庭等方面)。教会应在社会公义与人的健康方面有更大的呼声与参予,发挥在世上作盐作光的作用。

  但愿香港的教会可以传扬全人的福音,为人的整全健康而努力。

汤国钧(基督教联合医务协会联合情绪健康教育中心主席)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日光在心】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

【窝贴家庭】

【特稿】

【培灵奋兴大会 祷文】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