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一葬事,长一睿智

2353 期(2009 年 9 月 20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日本有一种『临记』,既不是电影茄哩啡,也不是电视台特约演员,他们只会应召出动,专为客人在婚宴或丧礼仪式中充撑场面,营造客人宾客如云的假象。」

   《苹果日报》22·9·2009

  曾听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说话:一个人有否真正朋友,不单看他婚礼有多少宾客,而是看他的丧礼还有几多来宾。

  在世?叱风云的日子,相识满天下,大小喜庆呼朋唤友,必定杯盘狼藉,场面哄动。但来者是否真心朋友,与喜乐的人同乐;抑或只是「俾面派对」,皮笑肉不笑的打躬作揖,心底却把你骂个狗血淋头,就不得而知。但不论如何,只要场面热闹拥挤,主客各取所需,就皆大欢喜。

  只是丧礼就有点不同,生荣死了就百事哀,不用再给甚么面子。中国人擅长为名人搞的甚么治丧委员会,紧张自己是否榜上有名的,心中多念及自己的社经地位跟死者是否对等,而不一定对死者有甚么怀念。所以看一个名人多不多真正朋友,不是看他死后治丧委员会的名单,而是看没份参加治丧委员会却仍肯出席丧礼的人数。

  出席朋友的丧礼,是陪他走到长河畔的渡头,目送他登上船,驶向彼岸。英国著名诗人唐约翰(John Donne)曾经写有「丧钟为谁而鸣」的短文,提醒我们丧钟不仅为死者而鸣,也是为生者而敲,因为人类本为一体:「教会安葬一个人也与我有关,因为所有人的生命却是同一位作者的作品,都属于同一卷书;一个人死了,就好像书中的一章,并不会被撕去,而是被转变为另一种更美好的语言??」

  所以葬礼虽然是为死者而办,却也为活着的人而设。你出席丧礼,只是送别一位生命途程上的先行者,鞠躬、默哀、唱诗、诵经、祈祷、瞻仰、礼成;你其实不仅在旁观一场戏,彷佛自己没分,而是预习了人生必经的历程。丧钟不只为死人而敲,也是为送别他的人而鸣,丧礼也如是。

  日本人是一个看重礼仪的民族,婚礼和丧礼若宾客稀少,总不成体统,遂想出了「出租宾客」这个绰头,也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丧礼少人来的确很悲哀,彷佛一生白过了,身边没有一个想念他的人。所以出席亲友的丧礼,真的不容怠懒。把别人的葬礼,当作自己的葬礼,经一葬事,长一睿智,得益的最终是自己。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

【窝贴家庭】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