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与子的距离

2353 期(2009 年 9 月 27 日) ◎ 童话人间 ◎ 林沙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当父亲离去,他在儿子心里留下了甚么呢?

  在家的时候,不是休息,就是静默,少与孩子沟通,更遑论一起游戏,甚至拥抱亲吻了。他长时间在外面辛勤工作,令家人得着安稳无忧的生活,这是他表达爱的方式—典型的爸爸。

  Daniel Gottlieb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在写给孙子Sam的信中,提到与父亲的距离。一直以来,每次向父亲说再见时,都在犹豫:应该拥抱?亲吻?还是握握手呢?结果,他甚么也没有做。然而,母亲一次特别的坚持:亲吻你的爸爸吧!他就半推半就地做了,没想到,之后他就遇上一次严重的交通意外,几乎全身瘫痪。

  父亲八十二岁时患上心脏病,健康每况愈下。最后一次与父亲见面,是很大风的一天。父亲坐在窗前,享受着阳光。Dan推轮椅坐近他,用手臂环抱他的肩膀,一起静静地眺望屋前的大海,看着大风吹走沙滩上的足印,把沙吹入海洋,彷佛整个沙滩都快将消失眼前……

  爸爸仍然面向沙滩,忽然捉着他的手,亲吻他的左手大姆指─那是他的手唯一有感觉的地方─再轻擦自己的脸……

  第二天,看护发现他坐在同一个位置,面向大海──离开了。

  A仔爷爷离世那刻,没一个亲人赶及见他生前的最后一面,那是家人最耿耿于怀的。

  爷爷的病到了末期,A仔爸爸几个兄弟姊妹决定轮流每天回到旧居探望两老。后来他说,每次去到其实只是吃个饭,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话家常。离开时,有时会摸摸他的头。

  年轻时,话更少,而且火气猛。孩子不听话?「接触」起来,就是打!大部分时间,在外辛勤工作。也是典型的爸爸。退休后,火气反而收了,多了笑容。

  A仔爸爸现在每想及父亲,最深刻的,就是他坐在惯常的椅子,沉默无声的画面。还有,当父亲在医院离世后,最后一次,轻轻抚摸他的头,凉凉的,与平日不再一样。

  “Someday, Sam, you will take the measure of your own father.... But I know that none of those judgements or measurements matters very much right now. What matters is the way you look at the ocean together.”--Letters To Sam, Daniel Gottlieb.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灵修果园】

【青葱校园】

【特稿】

【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