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与死亡

2353 期(2009 年 9 月 27 日) ◎ 人间如话 ◎ 李碧如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生活在香港,人们想的总是怎样选择美食,饱食后又该怎样消耗过多的卡路里以减肥修身,饥饿,太遥远了。

  最近阅读大陆作家杨显惠的纪实中篇《夹边沟记事》,看到那些在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中被判劳动教养的知识分子,如何在甘肃酒泉偏远的夹边沟劳改营苦苦挣扎,在饥饿与死亡面前奋斗求存,那种挣扎真是惊心动魄可歌可泣。

  夹边沟农场成立于一九五四年,原是犯人劳改农场,一九五七年改为劳教农场,专门收容甘肃省反右时揪出的极右分子,共有二千四百余人,由于碰上随大跃进而来的大饥荒,到一九六零年中央解决左倾错误遣返劳教人员时,农场只剩下苟延残喘的一千一百人,大部分人是活活饿死的。

  最震动我的故事题为《饱吃一顿》。故事主人公叫高吉义,一次队里命他们八个人去拉洋芋,由于饿得太久了,他们决定把其中一袋洋芋煮熟来吃,八个人加上司机吃了足足一百六十斤,吃到一弯腰洋芋疙瘩就会从喉咙冒出来。

  汽车在回程路上一颠一簸,洋芋在胃里发胀,他们随着车子的振动呕吐,结果,一个右派分子就这样把胃撑破死掉了。高吉义上吐下泻,折腾到天亮,竟发现照顾他一整夜的老工程师牛天德,正在晾晒他昨夜的呕吐和排泄物,并且小心地从褐黄的秽物中,挑拣出指头大的洋芋疙瘩往嘴里送。

  极度的饥饿,使人失去尊严,像猪狗一样的活着。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灵修果园】

【青葱校园】

【特稿】

【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