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与错

2350 期(2009 年 9 月 6 日) ◎ 问道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所属的教会最近参加了全港性的「启发课程」,传道人和我出席联合祈祷会。介绍此课程的牧师大声疾呼的说传福音要激烈,祈祷也要激烈,不可以细细声的,因为天国是激烈的人才可以挺进去。我很不明白他的说法,觉得完全没有圣经根据,但在场的人似乎很受感动,大力拍掌附和。究竟是我错,抑或他们搞错?

 

  传福音有时是大声疾呼、有时是温柔委婉,有时需要动之以情、有时则要说之以理,并没有一定的规格或情绪要求。耶稣在雅各布井旁跟那黄昏来打水的妇人谈道,就没有很激烈的情绪;保罗在雅典向那些拜偶像的群众呼吁,情词恳切,可能也需要大声一点,但基本上也是相当理性的。介绍课程的牧师大声疾呼,大概只是一种演说的技巧(rhetoric),想挑起与会者的激昂斗志罢?香港人上惯街,对于这种技巧理应不会太过陌生。从在场的人大力拍掌附和看来,他们不都依足了剧情的要求吗?

  从这个角度来看,就不是简单你对我错的问题。耶稣在论到面对试探的时候,也曾「去得很尽」地说:「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若是右手叫你跌倒,就砍下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下入地狱。」(太五29-30)倘若我们都认真地照字面的意思去实践这个教训,恐怕肢体残障就要成为基督徒的标记了。

  不过,当然我明白你的感受。我也不喜欢太情绪化的集体表现,尤其是不少人误将情绪的亢奋当作圣灵的感动,于是在聚会中极力去挑动群众的情绪。这种人为的心理操控(psychological manipulation),只会带来短暂的亢奋和随后的精神虚脱,长远来说对属灵生命并无裨益。听说有一位弟兄随团到韩国祈祷山「取经」,得到很大的「复兴」,回港后精神却表现得有点异样,声称被耶稣的灵充满,将自己关在房内不肯见人,最后更跳楼自尽。

  明显地,最后导致这位弟兄自杀的,大概只是他本身的精神问题。只是在不断鼓动情绪的氛围下,有隐性精神问题及情绪较为脆弱的人,就容易不自觉地将自己暴露在危险的境地了。

  当然,作为教会的领导,教牧长执也不可能为此而拒绝容许感情的自然流露。福音书中提过另一个我们熟悉的极端:「我可用甚么比这世代呢?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招呼同伴,说,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捶胸。」(太十一16-17)这确实是一些教会的具体写照。为了回避任何可能出现的偏差,她们禁止一切感情的自然流露,弄得教会暮气沉沉,了无生机,也确实可能扼杀了圣灵的工作。

  这又怎么样呢?有人说爱是律法的总归,因此是超乎一切的大原则;有人则说爱太过广泛和抽象,落实在社会的层面,就是争取社会公义。我有位好朋友,著书力证安息日才是整个启示的核心;有人则简单地奉献一生宣教传道,甚至客死他乡。究竟谁是谁非?甚么才是凌驾一切的最后真理?正如使徒保罗感叹:「我们如今彷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林前十三12)或许,我们的对并不需要去证明别人的错。当我们努力实践自己真正的信念,并尊重别人不同的体会,就像一个大的交响乐团,在那独一的指挥棒下,总能奏出美妙的乐章。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

【教会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