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野、行旅、吗哪 (二)

2350 期(2009 年 9 月 6 日) ◎ 时代讲章 ◎ 梁元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若果大家认为我这样去解析这题目已经足够的话,接下来的便算是「画蛇添足」,可以不理的了。但容许我仍然试一试用第二种方法去解题。至于第二种方法,就是把题目拆解,把三种元素逐一的分析。先说「旷野」,再说「行旅」,最后来谈「吗哪」。

  这题目中的三样东西,或者说三种元素之中,我们最为熟悉的应该是「行旅」,至少我们直觉认为如此。至于「旷野」和「吗哪」,对我们来说都有点陌生。试问有谁真的到过旷野?又有谁食过真的吗哪呢?但我们常常在基督教的圈子里听到人谈「旷野」和「吗哪」,便渐渐的觉得对这两种东西也不陌生、甚至认为相当熟悉了。今天让我们来反省一下,扪心自问,我们对这三样东西究竟认识多少?

 

  谈「旷野」

  旷野是甚么?是一片沙漠?抑或是一片荒原?是未曾开发的山林,抑或是了无人烟的大漠?旷野是沙是石?是有草没草?是山岗、或是丛林?皆无定准。但无论如何,旷野总有一个特色,就是它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a no-man’s land),是个「野兽出没的地方」(a place of the wild)。由于人迹罕至、野兽当道,推而广之,我们可以说「旷野」象征着「原始」和「兽性」,象征着「未开发」和「野蛮」、是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世界,和「文明、进步」的城市人、需要互相调节、互相守护、互相忍让和互相帮忙的城市文化、都市生活正好相反。在旷野,我们要看生命的原始、自然的变化、环境的限制,在城市,在现代社会,我们则讲五德四美、文明规矩。

  换言之,今天让我们先从对立面看「旷野」和「城市」,「野蛮」和「文明」。站在这个互相对立的角度,我们自然地会对「旷野」存着戒心、产生恐惧,甚至会对之抗拒和排斥。另一方面,我们又会希望把「旷野」开发成为「文明」,用文明(特别是科技文明)去把「旷野」征服,把「旷野」改造成为「城市」,让人聚居,让人过文明生活。

  在圣经之中,「旷野」的描写、「旷野」的图像,层出不穷,多次在旧约和新约中出现。旧约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故事,摩西带着他们离开埃及,过红海、经西乃山,就进入旷野之地。他们在旷野漂流四十年,处处受到外族人的攻击,受尽日晒雨淋、口渴饥饿之苦,最后才得进入神为他们预备的迦南美地。在新约中,我们也读过四福音书中的记载,就是关于耶稣出来传道之前的事迹。圣经说:耶稣先到旷野去,经过四十天的挨饥抵饿生活以及三天的魔鬼的试探,才出来传道。另外圣经也告诉我们,旷野里有狮子游行,四处寻找可以吞食的人。

  换言之,就算从圣经去看,「旷野」也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地方,有魔鬼的试探,有游行的狮子,有伺机攻击的敌人,有自然环境的险阻,包括风霜雨露、雷电冰雹等。但是圣经也相当明显地告诉我们,「旷野」是人生必经之路。若果我们要从「此岸」到「彼岸」,要出埃及进迦南,一定要经历「旷野」之途。甚至要为主创造一番事业,就像主耶稣要出来传道时一样,也要经历「旷野」的考验。换言之,我们又不能完全把「旷野」与「城市」、「野蛮」与「文明」那样放在对立面上去思考,因为「旷野」乃人生的一个阶段,是一个从此岸到彼岸必须经过的旅程。站在对立面,我们只要选择,但从发展的阶段看,我们只能接受,无从选择。循着这个途径思考,我们对「旷野」就不能忽略,有必要要认识更多一些。因为每个人都需要经过人生旅途中的「旷野」,以及面对「旷野」的考验。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童话人间】

【谁是邻舍】

【三人行】

【问道】

【品兰集】

【灵修果园】

【教会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