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人为甚么不快乐

2341 期(2009 年 7 月 5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们都知道,一代巨星米高积逊遽然而逝之前,无论生活抑或事业均早已风光不再,但却料不到他近年的生活是如此颓废、混乱、潦倒,穷得竟然连为女儿开生日会的汽球亦买不起,曾经要风得风的皇帝—King of Pop(流行曲之王),竟然四处漂泊、寄人篱下,睡在地牢之内,又曾因滥用止痛药而需洗胃。」

《am730》29.6.2009

  

  最最有钱的人,极可能是最最不快乐的人,米高积逊如是,香港也有一位叫龚如心。

  十九世纪有一位日本诗人,名叫橘曙览(1812-1868),他写有不少刻划和颂赞简朴生活的和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以「快乐的是」为开头的《独乐吟》:

  「快乐的是,珍奇书籍,向人展示时。

   快乐的是,妻子和睦,并肩就食时。

   快乐的是,偶尔烹鱼,诸儿大快朵颐时。

   快乐的是,漫然披卷,偶见类已之人时。」

  橘曙览出生和生活于农村,住的地方很简陋,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农耕生活;据云他住的小屋常有跳虱爬出,令他痕痕痒痒的,但他也竟甘之如饴,视搔痒为乐趣,其心性之风雅从容实在令人羡慕。

  坊间常有「快乐指数」的跨国调查,在亚洲地区,香港最多有钱人,姓李姓郭姓刘姓龚的一串串。他们出手阔绰,女孙儿出世派几十万元利是钱;挖几个风水洞更给出廿几亿。但他们真的快乐吗?原来论快乐竟然比不上菲律宾人,大家都知道菲国人比香港人穷得多。

  为甚么穷人有时比有钱人更加快乐?原因很简单,有钱人的快乐太多建筑在他们的「所有」(to have)之上,而「所有」如名利,又是没有恒值的,随时会贬值和起变化,所以有钱人比较缺乏安全感。但穷人则不同,他们既然没有甚么「所有」,快乐反而源自内心和简单的人际关系,像橘曙览所描述的清贫生活,竟出乎意料地成为快乐的来源。

  米高积逊也好,龚如心也好,如果有机会在人生再来一次,几乎可以肯定他们宁愿选择做一个平凡的小市民。米高积逊会是一个快乐的爸爸,事实上他的三个孩子都很可爱。龚如心也宁愿在石硖尾开一个面档,以她的发式作招徕,即使不幸仍患癌症,在普通医院的善终病房离世也幸福得多,因为这才像一个人。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婚内情缘】

【问道】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一个字一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