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在这,也不在那

2335 期(2009 年 5 月 24 日) ◎ 问道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朋友送我一本书,是台湾枢机主教单国玺写的《生命告别之旅》,十分感人,也看出单主教对神的信仰是真实的,值得学效的。我想问许先生,基督徒可以参加天主教的弥撒吗?或者听一些神父(如徐锦尧)的演讲吗?这会不会动摇了我们的信仰?

  

  我没有看过单主教写的《生命告别之旅》,因此无法作出具体的评论。不过我在过往亦看过不少天主教神学家、修士的著作,如Karl Rahner, Hans Kung, Thomas Merton, Henry Nouwen等,并得到很大的帮助和启迪。

  正如我多次提过,天主教、基督教本来就同出一源,更正教不能越过千多年的教会历史而自诩纯洁,毫无污点。事实上宗教改革运动本身就夹杂着很多当时社会及政治性的因素,虽然在神学上我们亦承认那是上主所容许甚至使用的工具。天主教在中世纪前后所犯的错误是众所周知的,但亦正因为这个缘故,反而能够得到较正面的处理。

  倘若更正教一直执着于早已尘封的历史陈迹,那跟坚持开棺鞭尸并没有分别。倒过来看,当年宗教改革的正确性,亦并不保证往后的历史发展没有出现任何偏差。事实上如果我们仔细查看宗教改革以后更正教的分裂和演变,恐怕亦有不少不大光彩、难以说得上是荣神益人的具体细节。

  今年复活节前后我刚在英国的韦尔斯,复活节主日早上步行到就近的兰达夫大教堂(Llandaff Cathedral)参加崇拜聚会。那是一座历史相当悠久的哥德式大教堂,二战时曾经遭到空袭破坏,在教堂周围的墓园仍见部分当年炮弹的痕迹。而正如我以前曾略为提过,当年英国脱离天主教改宗更正教,主要是基于政治上的考虑,在实质上仍保留了不少天主教的体制和礼仪。因此,那天早上我参加当地圣公会的崇拜,在实质上跟参加天主教的弥撒并无重大分别。

  就是更正教的不同宗派,在制度礼仪甚至教义偏重上亦有很大的差距。不要说五旬节会与卫理宗的分别,不同的独立堂会之间的差异亦可以相当大。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宗派与教义的差异不重要;更正教与天主教争论了几百年的议题仍得继续厘清。我的意思是,我们从来都不是透过天使的话语,而往往是透过一些具体的人和事,对上主有所体悟。耶稣说,「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上主是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四21-24)

  就在今天早上聚会之后,我听到一段有趣的对话。一位参加聚会已有一段日子的朋友,好奇地问当初邀请他参加聚会的会友为甚么他仍然参加聚会,因为在短短几个月之内,他已察觉到讲坛不断在重复一些零碎而显浅的道理。他说像他那样对信仰没有多少认识的人需要听道还可以勉强理解;按他所认识的那位会友的智力和程度,每星期仍然坐在那里就令他感到有点不解。当然,一般解窘的说法,是崇拜的「真正意义」不仅在于听道;但倘若那位朋友参加了超过半年聚会,而仍然不能明白崇拜的「真正意义」,那又该是谁的责任?

  在每个星期天,单在香港不同的教会就宣讲了上千篇的主日信息。当中有多少坚固了我们的信仰,又有多少在实际上是动摇了我们的信仰?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婚内情缘】

【日光在心】

【问道】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青葱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