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跟隨主

2335 期(2009 年 5 月 24 日) ◎ 文林 ◎ 彭颖诗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回想自己灵命的成长,是神亲自并借着不同的人(牧者、导师、弟兄姊妹等)慢慢地把我培育,他们那份爱神爱人的心,对人的关心、付出,都直接影响我。记得第一次事奉,是在学校团契,然后在教会作司琴,教儿童主日学。真正引发自己那份牧养的情怀,是由二零零一年在青年小组的服事开始。面对组员们的需要,但我深知这是神托付于我的,我便尽力去作。看到他们的改变,深深体会神的大能,并在祷告中经历祂的信实和慈爱。

  我渴望能有更多的装备去事奉神,在祷告中寻求,但还有未能放下的地方。二零零三年五月参加了牧职神学院的灵命进深营,第一晚讲道,便完全打动了我。耶稣问彼得:「你爱我么?你爱我比这些更深么?」一下子我不懂回应,心里很挣扎,「这些」?原来就是「这些」使我不能向前,我不敢回应。我放不下工作,工作背后的回报—金钱,我担心经济,担心生活。我内心不停地发问:「你肯放下吗?」我的眼泪不停地流,我求神帮助我、更添我信心去回应,最后我向神说:「我肯放下」。

  起初我报读了文凭课程,在学期间,仍然思想这节经文:「你爱我么?你牧养我的羊。」(约二十一16)这个是否神对我的呼召呢?当我想到这里,便不敢想下去。由于藉教会的事奉、实习,神的确将牧养的心肠不断加给自己。当看到弟兄姊妹的需要、艰难,灵性的软弱、消沈,自己也会为他们着急,很想为他们祷告、守望,盼望他们能够在主里成长,多经历神,信心坚固。

  事实上,有机会关心他人的身心灵,甚至与他们同走人生一段路,体会神的恩典和大能,是一件很美的事。可是随着社会的变化和增长,教会的运作以及信徒的期望都有所不同,面对种种的变迁,我深感作为一个牧羊人实在不简单,我在问自己,我可以应付得来吗?我感到自己容易被性格规限,如何作人的工作呢?这些问题都缠绕着我,叫我退缩,逃避神在我身上的计划和心意。

  虽然这样,神并没有就此撇下我,身边总有人提醒我要祷告、要勇敢、要寻求前面的方向。有一次,在读圣经时,读到「若有人要服事我,就当跟从我。」(约十二26)跟从主的路是怎样的呢?就是要效法我的主!「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可十45)我想到耶稣在地上的日子,祂就是甘心乐意地服事,并不受环境的限制,为着爱人的缘故,为讨神喜悦的缘故。

  耶稣的所言所行,正是我要学效的牧养榜样。神对我说:「不要看自己,要举头仰望,我要的是你一颗愿意的心,你愿意牧养我的羊吗?」我知道神要我放下的,不单是工作,而是我的一切,包括自己的性情和喜好。如罗马书十二章第一节所记载,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活祭就是将自己当作死了,完全的为神摆上。虽然自己仍有胆怯、软弱的地方,神却给我这样的应许,「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那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 。」(书一9)

  那刻我很感动,我问自己,神这样爱我,对我无条件的接纳,我还有甚么不能放下呢?于是向神发出祷告:「我愿意将自己完全交给你,被你使用」。祷告后,内心感到平安和轻省,因为我清楚神要我走的路,也深信祂必带领、保守、坚固我。自转读学士课程后,一直将这心愿存记在心:「神阿!我愿一生服侍你!」

    


联会主席胡明添牧师(左)颁发神学奖予彭颖诗同学。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婚内情缘】

【日光在心】

【问道】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青葱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