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冲突(三)

2321 期(2009 年 2 月 15 日) ◎ 时代讲章 ◎ 龚立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从受压迫者成为压迫者

  上两期文章主要从犹太人信仰去理解他们对其他族裔和土地的观念。我指出这些理解为当下以巴冲突留下伏线。至于这篇文章,我尝试从历史角度补足对以巴冲突的理解。提到历史,我们就要问:谁的历史?从甚么时候开始的历史?基于此,本文选择从联合国参与巴勒斯坦问题的角度探讨以巴冲突的历史(参考http://www.un.org/Depts/dpi/palestine/)。

  

冲突起源

  联合国成立时巴勒斯坦地已是一个待解决的问题,因为那时已有更多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地(与上一期提及的锡安主义有关),而当时住在巴勒斯坦地的亚拉伯人对此并不满意(留意:当时的巴勒斯坦地仍受英国管理,而住在巴勒斯坦地多是亚拉伯人)。一九四七年,联合国建议在巴勒斯坦地建立犹太国和亚拉伯国。他们政治独立,但经济联合。然而,这建议得不到巴勒斯坦地亚拉伯人和亚拉伯国家支持,因为这是漠视巴勒斯坦地亚拉伯人住在巴勒斯坦地多年的事实。虽是如此,但以色列于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在其划分巴勒斯坦地中,单方面宣布独立,并以武力霸占其他地方,驱逐巴勒斯坦人离境。单从以色列独立一事,我们就明白以色列与亚拉伯国家无可避免的冲突。于一九四九年五月,以色列更成功申请成为联合国成员之一。当时以欧美国家为主的联合国对以色列的接纳进一步使亚拉伯国家对欧美国家的不信任,因为他们偏帮以色列。这不信任到今日仍存在。有基督徒为以色列辩护,认为以色列的暴力是自卫,因为亚拉伯国家不承认以色列的存在,但历史却指出,亚拉伯国家从不承认将巴勒斯坦地瓜分,所以,不承认以色列是有其道理。

  

以色列成为压迫者

  事实上,自以色列独立后,它将住在境内的亚拉伯人(后称为巴勒斯坦人)驱逐。一九四八至一九四九年,已有七十五万巴勒斯坦难民。在一九六八年以色列与亚拉伯战争中,又制造五十万巴勒斯坦难民。到二零零零年,联合国统计有三百八十万巴勒斯坦难民。他们分散在约旦、黎巴嫩、叙利亚、西岸和加沙等地。面对以色列的不仁道行为,联合国分别于一九六七年和一九七三年肯定,巴勒斯坦人在巴勒斯坦地有不可分割的权利,包括民族独立、自决权利和自治权。又于一九七四年,联合国接受巴勒斯坦为其观察员。

  我曾于二零零八年到访以色列。期间,我亲身体验以色列政府如何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犹太人殖民区(地方的霸占)、如何迁移巴勒斯坦小区和不容许他们回归、如何在接壤巴勒斯坦自治区与以色列区设立重重关卡(封锁他们的活动范围)、不仁道扣押和迫害巴勒斯坦人等等。昔日以色列人因没有家而饱受歧视和侮辱,但今日它却用压迫者手法对待巴勒斯坦人,剥夺他们家的权利。若自卫等于牺牲别人的生命时,这是自私而不是自卫。

  

暴力中的暴力

  最后,有人认为以巴冲突是因哈马斯组织引发,因为哈马斯过去七年放射几千枚火箭炮。虽然只造成十几名以色列人的死亡,但以色列认为居民活在火箭炮的阴影下,长期陷于心理惶恐和不安中,提心吊胆,不可以接受。所以,以色列几个星期空袭及地面扫荡加沙是合理的(指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开始)。其中,造成过千人死亡,加上加沙被围,平民百姓无处可逃。若以色列人心理健康重要,巴勒斯坦人的心灵创伤就可以忽略吗?说回来,任何暴力只会带来更大的暴力。面对以色列不仁道对待巴勒斯坦人,哈马斯选择用暴力回应。面对哈马斯的暴力,以色列以更大的暴力响应。若要求哈马斯先放下武器,以色列就不但需要放下武器,更要放弃在巴勒斯坦地犹太殖民区计划,尊重巴勒斯坦自治区等等。否则,和平只会是短暂。事实已说明了。

  

帮倒忙的基督教

  历史上,不同程度的反犹太主义都是错误。尤其那些以基督教名义(十字军)对犹太人的迫害是违反信仰。犹太人是历史的受害者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但不因此,犹太人不会成为新的压迫者。这在当下以巴冲突中反映出来了。基督徒对预言以色列复国的迷思、对主再来的错误联想、对国际局势的不认识、对上帝选民的偏帮等等使他们过分同情和认同以色列,甚至为他们压迫巴勒斯坦人设计不同借口。耶稣说,「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上帝悦纳人的禧年。」(路加福音四18-19)在当下以巴冲突,这话是向巴勒斯坦人说而不是向以色列人说。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婚内情缘】

【日光在心】

【问道】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窝贴家庭】

【书中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