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情绪

2315 期(2009 年 1 月 4 日) ◎ 信仰交叉点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若干年前流行一时的「耶稣受难曲」,我看了没啥感动,只是佩服导演那么血淋淋的演译耶稣受刑的情节。但看近期几出电影,如「海角七号」以至周星驰的搞笑片「长江七号」,有些地方我竟给感动到流泪,究竟这些反应正常吗?

  

  纯粹从情绪反应的角度考虑,所谓「正常」与「不正常」之间是一个无段的「续谱」(continuum)。不同的人对事物的情绪反应,在这条「续谱」上一般都有不同的落点,在乎当事人本身的性格偏向,以及成长过程所受的影响和后天的教养。因此,除非牵涉到比较极端的情况,譬如说一般人都哭的时候你却忍俊不禁,或一般人都笑的时候你却哭了起来,那就该去请教专家做点检查,否则根本无须放在心上。

  譬如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多愁善感,有些人却在欢笑声中长大;有些人喜欢周星驰,有些人则对奇士劳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波兰「电影诗人」)情有独钟;有些人从来只看港产片,有些人则除了港产片甚么都看。他们对不同的电影有不同的爱恶也就不足为奇了。

  倘若《耶稣受难曲》有甚么震撼之处,我看乃在于从来没有这类宗教题材的电影用那么「写实」和血淋淋的手法去表达。坦白说,这种手法对于一般商业电影的观众来说其实亦不足为奇,只是导演米路吉逊强调自己是作为一个天主教徒去处理这套电影,因此吸引了一批不大习惯血腥的信徒观众,对于赤裸裸的暴力感到震撼。这对于习惯象征性表达而昧于现实残酷的信徒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启发。只是这最终令人感动抑或反感,又或者好像你那样,欣赏导演拍摄的技巧,就确实是因人而异了。

  不过,将焦点过分放在刑罚的残酷性亦有其弊端,彷佛愈是残酷,就愈会令事情变得伟大。我就听过有人在布道会中绘影绘声地描述行刑的每一个细节,刻意挑动听者的情绪。只是论残酷,又怎么敌得过中国人发明的酷刑如凌迟、炮烙、五马分尸等?重点是救赎的功效并不在于残酷的程度,而是在于创造天地的主,竟然自甘卑微,成为血肉之躯,并「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借着上主成为人子的事实,表明人可以成为上主的儿女!

  我没有看过《海角七号》,对《长江七号》的印象亦已颇为模糊。但如果它们的某些情节令你感动落泪,我完全不会感到意外。对于宗教情绪,我没有查考过威廉詹姆斯在这方面的意见,但恐怕亦只是情绪的一种而已。神圣的大概不是情绪本身,而是情绪的对象。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婚内情缘】

【日光在心】

【品兰集】

【灵修果园】

【一个字一颗心】

【信仰交叉点】

【书中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