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志勤牧師——
事奉路上永不言退

2315 期(2009 年 1 月 4 日) ◎ 一个字一颗心 ◎ 本报记者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位老老实实,脚踏实地在教会做牧养工作的忠心主仆—在蒙召接受神学训练後,便到尖沙嘴浸信会事奉,直至荣休,共历三十五个年头。荣休翌晨,立刻到牛头角浸信会上班,继续牧会。及後离开香港移居美国,随即应聘担任美国纽约赖神浸信教会的顾问牧师,继续事奉主,牧养群羊,未有一刻言退。—这是忠仆廖志勤牧师平平淡淡的事奉简历。

  在开始这个专访时,记者要求廖牧师用一个字来表达他的事奉历程。

  廖牧师淡然一笑,想了一会,把「简历」述说一遍後,便来个总结:「我的事奉历程可以一个『真』字概括,这个字亦是我廖志勤一生的写照。我以真情丶真意丶真心投入尖浸的事奉和牧会工作,同样我亦经历到教会执事丶同工和弟兄姊妹以真诚爱心待我。所以我能在同一间教会事奉三十多年,直至荣休,这都是神的恩典。」

  

真情表白卅五年

  这个年头,在同一间公司机构工作超过五年,若不找「另一块乳酪」,别人也会来搬走你的乳酪。(引用Who Moved My Cheese?一书)又何况五年又五年,总共七个五年。「廖牧师,这三十五年来牧会生涯可真是无风无浪吗?你是怎样待下去的?」

  「主恩够用!」—「一九六一年我在香港浸信会神学院毕业後,同年六月一日起便到尖沙嘴浸信会担任传道,至一九六六年被按立为牧师後,一直担任助理牧师,一九七五年十一月起担任尖沙嘴浸信会主任牧师,直至一九九六年五月三十一日荣休。

  继後便到牛头角浸信会牧会,我是在一九九六年六月一日到任的,由尖浸接续到牛浸事奉,中间一天都没有休息。牛浸原是尖浸首间自置堂所之福音堂,後来自立成为教会,这也是我为何选择到牛浸事奉的原因。」

  「在牛浸牧会五年,至二零零一年,因为家人移民到美国,才不得不离开牛浸,离开香港。在牛浸事奉时,按我做人的宗旨,也是以真情丶真意丶真心投入其中,亦都得到该堂执事的激励,同工的帮助,弟兄姊妹的爱戴,事奉的路途真是满有神恩典的带领。就是移民到美国纽约华埠,在赖神担任顾问牧师,同样是以真情丶真意丶真心地投入教会工作。现在赖神的事奉转眼又八年了,往後两年我还要继续在教会事奉下去。」

  「说到事奉,我可是一心一意,当年如何忠於尖浸,忠於牛浸,今日照样会忠於赖神。

  因此,我要勉励弟兄姊妹,在属神的群体中事奉,我们要以真情丶真意丶真心,全情投入,不要见难思迁,要相信神的恩典够用。」

  「无论任何时候,摆出真我,不要两副脸孔做人—『这就是廖志勤,廖志勤就是这样;接受我的就接受,不接受的就尽管不接受罢。』相信因为我这样真诚,所以能在任何一间教会待得不短时间,与同工丶执事们都能合作愉快。当中虽然也会遇到不少难处,但因为我的真,并靠着主的帮助,事情都能顺利解决。我就是我,对人对事都是以真以心,全情投入。博得弟兄姊妺的爱护拥戴,一生在教会事奉,为神所用。」

  

真心真意结伴行

  言谈间廖牧师透露,造就出他这段看似平淡却并不平凡的事奉经历,关键在一个基本的元素:「生命影响生命」。

  廖牧师出生於基督教家庭,祖父和外祖父早年在广州工作时得闻福音,并归信基督。回乡後,带领全家信主,成为全乡唯一一个基督徒家庭。

  虽然自小跟随家人过着基督化家庭生活,惟到他十五岁时,机缘巧合得遇马理信牧师才启迪他一生为主所用之志。那年是一九四八年,正值神召圣经学院院长马理信牧师带领一群学生来到廖牧师肇庆鼎湖区莲花镇乡下布道,并寄居於廖家。布道会上,连廖志勤牧师在内共有三十多人决志,及後马牧师在当地设立福音堂,廖牧亦进一步接触福音,加上马理信牧师的刻意栽培,使廖牧更清楚蒙恩得救。

  大陆政权易手後,於一九五零年一月,廖牧师便随父亲来港定居。神奇妙地让廖牧重遇马理信牧师,经过几度详谈後,清楚神的呼召,便到神召会圣经学院接受神学装备。一面读书,一面工作。後来再到联合书院攻读,毕业後,在一九五八年入读香港浸信会神学院,一九六一年毕业後便到尖沙嘴浸信会事奉。

  「初进事奉工场的日子,能跟随我敬重的锺恩光牧师和徐松石牧师学习和工作,确是神奇妙的安排。

  还有一段令我永志不忘的经历,当年有一位老执事逢礼拜三中午亲自到尖沙嘴与我共进午餐,提醒我如何在教会牧养及行事为人。有一位长者对我作出提醒,使我在教会事奉可以顺利,加上与同工之间合作愉快,在生命上互相砥砺,同蒙造就,又有执事的爱支持下,使我一直事奉下去,并在尖沙嘴浸信会服侍三十五年。」

  除了在尖浸事奉外,原来廖牧师也有参与香港浸信会联会和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的事奉,而且是位处领导阶层。

  在教会事奉,又兼承机构重责,两者如何平衡轻重?

  「当初我担任助理牧师时,为减轻主任牧师的辛劳,我全时间在尖沙嘴浸信会服事,甚少参与其他机构的事务,後来接任主任牧师一职後,就开始在浸联会担任副会长及华联会担任副主席及主席之职丶并在香港浸信会神学院及香港浸信会医院担任董事。不过,我有一个事奉原则:以事奉的教会为优先;我会以教会事工放在第一位,优先处理及坚守於自己堂会工作。所以除了自己教会外,我很多时都会婉拒其他堂会的邀请出外讲道,甚至担当夏令会讲员,原因是我不想增加同工的工作量。」

  曾经担任过教会及福音机构的领导人,对於教会及机构合作上,廖牧师有他一套看法:「我认为教会要支持福音机构,机构亦要明确尊重各教会。例如机构需要人力丶物力等举办活动,过程中应先向教会教牧同工分享其异象,再由教会的教牧同工将机构的异象转告会众。福音机构不应亦不宜越过教会决策层,直接拉拢教会会众,这样也很多时会打乱教会的常规事工。」

  

真诚许诺志不移

  默默耕耘的传道者会对新一代的传道人有甚麽指示?

  廖牧师认为,蒙召成为传道人,若把传道工作定义为雇工是没有意义,并且很难一生一世不停去为主事奉。「事奉人生中有甘有苦,但我觉得主的恩典在任何环境下都够我用。当然我们亦要学习凡事忍耐,信靠神的带领,宁愿自己吃亏也要忍耐下去。同时鼓励教牧同工要对人真情丶真意丶真心,无论对人及事奉都心存真诚。我觉得走上这条传道人的不归路,我只要一息尚存依然为主服侍,就会经历到愈事奉愈有恩典。」

  「既然是一生一世的事奉主,传道人必须的装备是要熟读圣经,反覆思考神的话语。同时也要不断进修,我於一九七三年和八三年,先後有两年半的时间前赴美国南方浸信会神学院进修,并获得道学硕士,教牧学博士学位,使我在事奉上得以增益,这是神额外的赏赐。」

  「牧养上,最主要是讲坛信息及关顾事工。我从来不会在讲坛上读讲章,因为我的讲章是写在心上。」

  在事奉人生上,廖牧师再三强调要以真情丶真意丶真心投入其中。家庭生活又如何呢?

  「感谢主,我和师母都是在基督化家庭长大,所以她很支持我当全事间事奉的传道人。

  师母林小文与我在一九六四年结婚,她从事教育工作,婚後我们有两个女儿,教导女儿的事情以师母为主,虽然我专注教会的事奉,感谢神,宿舍就在礼拜堂七楼,减少很多舟车上的时间,使我有足够时间与女儿们相处。现在,大女儿家住美国纽约,小女儿一家定居加拿大多伦多。」

  在廖牧师的字典里没有「退休」这个名词。往後他还有甚麽未完的计画?

  「我在美国纽约赖神浸信教会八年来主要负责讲道丶教导和关顾事工,主若许可,我愿意继续忠心事奉,完成神交托的使命,圆我一生事奉主的心志。」

  廖志勤牧师虽然已届七十五岁,走起路来仍是昂昂然,背直腰挺,精神饱满。轻描淡写地述说他的事奉生涯是如此平凡,如此顺畅,与近数十年来风起云涌的香港社会,似乎大相径庭。在圣经路加福音八章记载耶稣平静风浪,事後耶稣教训门徒,有信心便不会惧怕。这一段经文正好用来形容廖牧师在事奉路途上的信心,无论万里无云,还是风高浪急,总有耶稣在心中,就不会动摇信心和事奉的心志。诚如廖牧所言:「真的是主恩够用。」



▲左起:谭希天执事,徐松石牧师,廖志勤牧师


▲廖牧师为会友主持浸礼情况(1980年)


▲尖浸第三届教会夏令会廖牧师担任讲员(1981年)


▲尖沙嘴浸信会立会五十周年感恩崇拜暨按立执事(1989年)


▲ 廖志勤牧师荣休晚宴(1995年)


▲廖志勤牧师与家人合照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婚内情缘】

【日光在心】

【品兰集】

【灵修果园】

【一个字一颗心】

【信仰交叉点】

【书中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