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常理操作

2314 期(2008 年 12 月 28 日) ◎ 女传道手记 ◎ 丹雪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C问我,「你们基督徒怎么解释苦难?」我得先承认,至今尚无一个让人满意的答案,但我仍用了些例子向她说明,「罪恐怕是个避免不了的因素,无论是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或者可以说,当人违逆神定下的法则、常理行事时,就会有人受苦了,从事美容业的C接受这说法。后来我才想到,若当时她反问我:为了美而受减肥、节食甚或断食、挨刀整容的苦,算不算是罪?我还真答不来。

  十一月中旬写从C市经W县到F县的艰辛,篇幅所限,没细写我们四个女子几次抱着行李挤一辆的士之奇景。回港后阅周刊专文,想到那次行程要是遇上了月初该市八千辆出租车司机齐罢工,我们拖着行李哪儿也去不了,为此不免深深感恩。出租车司机集体罢工那两天,C市市民和客旅肯定受苦,却让受尽利益集团剥削之苦的现代「骆驼祥子」(注),有机会向不利生存的经营环境和潜规则说不。行程中问一位司机,满意罢工的结果吗?「还可以,虽比不上香港。」十月下旬C市出台拒载一次罚款五百元的政策,他数落那些几百公尺也要打的的年轻人,「我不是说拒载对,可是堵车厉害,停车计费却没有相对提高。」

  向来我都像那位司机,认为香港是个有法治、讲理的地方,两周前康泰一通电话,则让我认识到自由经济社会中,超乎我常理判断的运作模式。当我与友人分享事情经过时,其一反应是「你买机票干么找康泰?」「因为它有便宜的票。」因为便宜,我得痛下决心忍受摸黑起早搭七点三刻班机的苦。没想到,前些日子民盟全面攻占曼谷两座机场,不但造成大量旅客被困、甚而意外死亡的悲剧,也让我在两周前收到「泰航取消所有班机」的通知。

  十一月上旬便买好过年前回台的票,还以为可以高枕无忧。电话那头答着大概快说烂了的话:「国泰、港龙的票已经没了。」经过一番查问折腾,为了回乡只好把行程提前一天,买长荣那贵了一千四百港币的票,「要付三百元订金。」「没搞错吧?我还有两千多在你们公司。」「这是两笔不同的钱。」「你的意思是我得另外付钱买票?」「没错。」我一早的宁静祥和被破坏殆尽,我需要为航空公司的停飞付出代价,并被迫接受没得选择的交易。

  「既然如此,我要退票。」「那么你得付二百元『逼不得已的』退票手续费。」「甚么?」到这一刻,我才去细读购票时他们给的条款,上面确实清楚写着,我从来不知其存在的「逼不得已的」退票手续费,当航空公司停飞而顾客选择退票时,按常理判断应该他们赔偿损失吧?对不起,在资本主义孕育中成长的中介机构,是逆常理操作的。几天后我又接到通知「泰航复航了,你可以搭你原有的班机。」如果我已经退票?又买了其他的票呢?那么我可能会得知其他逆常理操作的方式。

  注:老舍创作的《骆驼祥子》是20年代初北京城的人力车夫。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书中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