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的美好回忆

2308 期(2008 年 11 月 16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小学时总会读过『维多利亚港水深港阔,是香港由小渔村发展成国际大都会关键。』早于一八四一年,香港已是商港,海上交通繁忙,在没有雷达和GPS导航系统的日子,灯塔就是引领贸易发展的明灯。一八七五年起,灯塔陆续现身,其中本港第二个灯塔—青洲灯塔,昨与新青洲灯塔同被列为法定古迹??」

  

《明报》8·11.2008

  灯塔永远像谜一般惹人瑕思。

  差不多所有小孩子都曾钟情于灯塔,对它有无穷的想象。灯塔总是孤悬在荒岛之上,四面或三面环海,狂风大作惊涛拍岸,灯塔仍是屹立不倒,在漆黑的夜空发出耀目光芒,给驶过的船只带来指引。灯塔的外型是那么的简朴端庄,用麻石或花冈石建筑,半密封式只有一两个小小的窗口,塔顶的灯台对衬灰白的石墙又是那么的优雅别致。

  小孩子总会猜想,灯塔里可有人住吗?他是一个人住在塔里面的吗?他的生活会闷吗?狂风暴雨之夜害怕吗?愈问下去就一定会扯到许多鬼故事—灯塔里面有女巫吗?半夜可有传出凄厉的哭啼声?为甚么灯塔上常彷佛魅影踪踪?即使是香港西环闹市对出的青洲灯塔,也曾有两个骇人的传闻,一是岛上有两只大如拳头的怪蚁,一是岛上有一只白腹的大麻鹰。

  六、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香港人,对灯塔仍有依稀的记忆,皆因他们都曾乘坐港外线渡轮经青洲灯塔到长洲或大屿山梅窝旅行。那个年头没有迪斯尼公园和海洋公园,也没有高速的气垫船行走离岛线。坐船从上环港外线码头出发,一定绕过青洲,才开向其他离岛。孩子坐在甲板上,眺望青洲灯塔,心中升起无限的憧憬和想象,甚至会造梦有一天登上青洲,走访这个神秘的灯塔,或者在里面住上一两天,经历一下晚上独留灯塔的滋味。

  这一代的孩子很少想起灯塔了。他们多数乘坐高速船去离岛,而且多数是呆在空调的船舱内打游戏机,加上船速很高,未看清楚青洲灯塔已经出了大海。孩子没有了灯塔的想象,也就缺少奇幻的视野和探险的兴致,眼界打了折扣,生命中总好像缺少了一点甚么。

  特区政府原本打算在西环填海,把小小的青洲纳入市区而顺道拆卸灯塔,却遭遇环保分子激烈反对而搁置了这个计划,灯塔侥幸得被保存。回想起来环保分子真的对香港立了大功,最低限度为我们保留了如此美好的回忆。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品兰集】

【灵修果园】

【窝贴家庭】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书中有话】

【窩貼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