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育的困扰(下)

2298 期(2008 年 9 月 7 日) ◎ 过渡人生 ◎ 区祥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不育不单是来自外面来的压力。对于一对夫妇来说,生儿育女可以是他们作为男人或女人的身分的肯定。特别是女性,未能经历十月怀胎,好像她们女性的性别特质,有一点缺欠似的。与此相关的女性的母性。能够乳养自己的儿女,也能满足为人母的身分。当然,对男性来说,若不育的成因是来自男性,例如精子的数量不足或性功能失调等,也会对男性角色的冲击;再者,男性也有其父性,想延伸自己的生命和培育子女的天职。

  不育也会带来夫妇正常性生活的压力,不育背后的原因很多,除了医学上的检查外,夫妇也会因着自己的健康状况来推测不能成孕,可能是自己休息不够,营养不足。也会选定一个月内最有机会怀孕的日子来进行性爱,性生活本来是夫妇亲密的表达,现在却变成生育的工具,有点本末倒置,大大减低性爱的欢愉。

  当夫妇没有避孕的情况下,等了一两年,又或者太太已届高龄产妇的岁数,甚或以一些辅助生育的技术和诱发排卵、子宫内授精等方法都无效,那分挫败和失望加深。因为不育是一种「没甚么发生」(non-event)的事件,不容易与人分享。有时候,更令自我怪责。

  当这些改善不育的策略都试过而未有结果,夫妇开始经历一种哀伤的阶段,要哀伤的损失多的是,不能有自己的儿女,不能成为父母,失去一种没有后代的将来、觉得自己不够完整等。

  有一些基督徒夫妇,也会因此对神有愤怒,为何神不赐福给他们。

  这些情绪的起伏过后,夫妇慢慢接受不育的事实,放弃那些辅助生育的尝试,开始憧憬没有子女的夫妇生活如何安排,那份适然的感觉浮现。不育的夫妇其实有不同的出路,例如收养儿女,成为教会弟兄姊妹的儿女的契爸、契妈,甚或养一只猫狗来打发工余的时间。但这些提议最好是当事人自发想出来的。反而,旁人太快提这些方案,当事人未经历哀伤阶段,会对我们的建议有抗拒呢!

=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文林】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一个字一颗心】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游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