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与欣赏

2297 期(2008 年 8 月 31 日) ◎ 与大师对话 ◎ 许立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人基本上以两种态度去面对环绕着他的世界:操控与欣赏。第一种态度,他视周围的环境为有待处理的事物、有待协调的势力、有待使用的物品。第二种态度,他视周围的环境为有待答谢、理解、珍惜或欣赏的事物。

  「我们用手(“manipulation”中的“manus”是手的意思)创作工具以达致操控的目的,而以耳朵和眼睛去欣赏。以手为榜样,视力、听觉,特别是言语,都成了操控的工具。人开始以他的耳朵和他的眼睛去剥削榨取;他的言语成为了工具。

  「情谊建基于欣赏,而操控则是疏离的因由:客体与我有别,对象无甚意义,而我则孤立无援。更关键性的是:一个操控的生命扭曲了世界的形象。现实被等同于可利用性:我能够操控的则是,我不能操控的则非。操控的生命扼杀超越性。

  「有意义的存有,前提是完全以及乐于接纳自己本身的存有。知觉力、洞悉的时刻、有幸临在于时间的展露 ─ 能够这样又夫复何求?

  「接纳就是欣赏,而赏识力的高度价值,乃在于明白到赏识力似乎是生存的基本先决条件。人类不会死于信息缺乏;却或许会因为缺乏欣赏而灭亡。

  「在某个意义来说,圣经的宗教是反抗物质的专制,对抗世界的局限。人可以选择迷失于世界之中,或者参与管理以及挽回世界。

  「人从开始就既非淹没于自然之中、亦非完全衍生于自然。他必须拒绝听任于非人性、听任于土地、听任于现实。投降的话,他将逐渐自我灭绝。成为野兽,他变得同类相残。他并不仅仅是自然的一部分。他有自由及能力凌驾于自然之上,去征服和控制它。在普罗米修斯的神话中,人违背天神的旨意而盗取了火种;在圣经中,人受命提升于自然之上。在这种精神下,一部米大示(Midrash;犹太人的旧约注释)中提到上帝教导亚当生火的艺术。

  「根据圣经,征服自然是达至一个目的的工具;人的管治权是他必须不可误解或滥用的特权。」

—Abraham J. Heschel, “Who is Man?”, pp.82~83

    

 

  这个题目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佛洛姆(Erich Fromm)的《拥有抑或存有?》(“To Have or to Be?”)。而从某个意义来说,这确实是生命中一个恒常的挣扎:我们既非不吃人间烟火,活在世上就不可能一无所有;必须「有」却又不能「拥」,实在是殊不简单的学问。

  同样,工具的发明是人类文明发展重要的指标,亦无可厚非地是我们生活改善的必要手段。想象我们今日没有计算机、冰柜和抽水马桶,生活将会变得如何?不错,在过去二十个世纪,人类都不需要手提电话,而科技的进步亦带来了不少负面甚至毁灭性的后果,但科技的成就却无可置疑地表达了人的创意和可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人,我们必须控制我们的资源、我们的环境;而最终来说,我们必须掌握我们的前途、我们的命运!

  只是我们亦知道,谁又能够真正掌握自己的前途、命运?正如我们前几次在这里提过,就是哥伦布活在今天,亦未必敌得过DHL、UPS和FedEx等速递公司铺天盖地的航运霸业;而莎士比亚面对今天的出版界,亦难保不会轻易被《哈利波特》比下去。就是资源和环境,亦往往被我们愈弄愈糟。

  可是这种操控的心态意识,已随着科技的成就渗透入我们生活的不同层面,指导着我们的价值和行为。而正如赫素尔所言,「操控的生命扭曲了世界的形象。现实被等同于可利用性:我能够操控的则是,我不能操控的则非。」一切都明码实价,被兑换成可兹量度的具体利益。

  更要命的,是就连欣赏、鼓励、诚恳这些基本的人文价值,往往亦成了经过精打细算的筹码、手段,为要激励员工的士气、催谷销售的数量、争取顾客的信任。简单来说,欣赏,最终仍然是为了操控。

  随着心理辅导的流行,「专业技巧」的广受接纳和重视,这类情况甚至在教会中亦屡见不鲜。聚会的属灵氛围可以用灯光和音乐去刻意营造,圣灵的感动被转化为个人的魅力和演说的技巧,肢体生活被组织成紧密的人际网络,堂会中愈来愈多专责行政事务甚至营运投资的同工。…...

  人受托管治世界,但他却「不可误解或滥用」这个特权;就跟我们不能没有,却又不能占有一样。可是这样谁能做得到呢?「耶稣看着他们说,在人这是不能的;在上帝凡事都能。」(太十九26)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品兰集】

【灵修果园】

【正好读书天】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游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