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海

2297 期(2008 年 8 月 31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下雨的日子,在繁忙的街道上,泛起了连绵的伞海。

  从高处往下望,一朵朵会移动的蘑菇,流过来、穿过去。最好看是俯视熙攘的路口,行人绿灯亮起,两片伞海涌出来,交汇了,又分开。平常已为香港人在挤拥忙乱人群中相互穿插的矫健着迷,在这下雨的日子,绝大部分人都持伞,迅速从路旁涌出来的人群,在路中心汇成一片,巧妙的穿插着,又迅速分开,那种无言的默契和节奏,简直是赏心悦目。偶尔有一两个慌张冒失跑出来乱踫乱撞的,更加衬托出大众的井然有序。

  我站在七层楼上,隔着玻璃,看无声的人群,成片伞海,涌过来、散开去,很有意味,但总觉少了些甚么。

  对了,缺少了色彩。

  想象中的伞海是色彩斑斓的,又或者在广告中、在影片中看过,彩色的伞海,现实却并不如此,大多数人所持的伞都是素色的,或深或浅,以深色居多,即使是浅色的也是彩度不高的粉色。也许其中有些带着碎花或条纹,但是从高处看下去,看不出来。如果有些人打的伞是鲜红、明黄、嫩绿,在一片平静流动的伞海中,才真的好看呢,可惜没有。

  一片伞海,就像那沉默的大多数。伞上伞下,原是同一种意态。香港人真够苦闷的。近看店子内的伞,五彩缤纷,到高空一望,其实调子相近。香港人的生活也是如此吧,近看好像忙碌充实,可事实上没有多少色彩。

  连片的伞,仍然默默地流过来、穿过去。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品兰集】

【灵修果园】

【正好读书天】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游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