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得与老树

2291 期(2008 年 7 月 20 日) ◎ 游离小说 ◎ 林沙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个宁静得叫人打瞌睡的下午,阿树忽然来电对我说,不如你写一个关于路得的故事。

  读着《路得记》,我想起她。想到很多事情其实没有所谓的次序,例如死亡。

  虽然,他们生来是有次序的。先出生的是哥哥,之后是弟弟。妈妈当然也生在他们之先。她曾告诉我,生下两个儿子之后,其实还有一个,只是那年代粗生粗养,一天早上发现小婴孩没呼吸,去了。那时年轻,也没怎样的哀伤。

  她从没料到,先死的是自己的两个儿子。先去世的是弟弟,然后到哥哥。当然,有很多事情都不在她预料当中。剩下了两个媳妇,和她们各自的一个年幼孩子。

  她们当中,一个说,知道丈夫在天家,等待着一家团聚的一天。她视公公婆婆的家为自己的家,一生代夫照顾两老。农历新年,会为家里买一棵灿烂茂盛的年花。

  另一个说,自己像被人取走了心,像飘移的魂。他把丈夫的骨灰放在家中,日后无论以何处为家,他们都可以永远相伴。

  我偶然都会想念她。电话中我曾问候她,你还可以吗?她轻轻的说,还可以怎样呢?

  偶然,我们会在市场上踫见,在卖鱼档前谈谈近况;有时,我们会在公园回家的路上遇见,她和几个晨运的朋友耍完太极叹完早茶。如此继续生活。

  人世间充满无法想象的遗憾,从意料之外的失落走回生命的常轨,需要一份坚强的从容。

  像饱历风霜的老树。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窝贴家庭】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游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