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非奴才,只是罪的奴仆

2291 期(2008 年 7 月 20 日) ◎ 品兰集 ◎ 文兰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书上看到这样一个笑话︰

  一位女士对新雇用刚上工的女佣说︰「我这个人不喜欢转变,所以你以后就叫阿莲吧,这是我以前的女仆的名字。」女佣回答说︰「刚巧我也一样不喜欢转变,以后我就称呼你做马先生吧,他是我以前的雇主。」

  唉,我但愿天下佣工,都可以这样理直气壮回话。可惜事实并不如此。

  你别看香港教育水平很高(九年免费教育已推行多年),港人动辄讲自己应有的甚么权利,可是外来佣工,特别是印度尼西亚女佣,常常受剥削、遭欺凌。我听过的包括辱骂、殴打、身体虐待、精神虐待、性侵犯,至于得不到法定工资、不准放假,为数更多。你说,这些很多是违法的事,不可能吧?只是受害者语言不通,也不知道怎样去保护自己,甚至不知如何求救,简直是任人鱼肉。当然有一些案例因为法律诉讼而得到伸张或赔偿,不过伤害早已造成。

  每一次听到这些事情,我都十分难过和羞愧。要知道,百年来,不少中国人也因为生活艰困而离乡背井,也遭受许多欺凌歧视,其中有些正是我们的祖辈,我们回顾历史,会为他们不平,己所不欲,何堪施与他人?我作为香港人的一分子,我为我的邻居羞愧。我只能效法但以理,为同胞认罪祈祷,我们不把别人当人,我们得罪天父了。

  一次在商业区午膳,听到同桌一位上班女子向友人力陈绝对不许家佣放假之理︰「她们最坏了,你让她出去,她就学会了坏事回来,所以不可以对她们好,我就不准我妈请的女佣放假。」那一顿饭,真是食不下咽。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时代讲章】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教会语文漫谈】

【画出生命】

【品兰集】

【女传道手记】

【窝贴家庭】

【与大师对话】

【过渡人生】

【游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