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馬禮遜今天來華

2268 期(2008 年 2 月 10 日) ◎ 文林 ◎ 黄少芬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出版部为纪念马礼逊来华二百周年,于去年春季举办「马礼逊来华二百周年纪念」征文比赛,希望藉马礼逊来华传教的精神,唤起全港教会信徒反思昔日基督教在华发展的历史,从而开拓面前香港教会路向,并鼓励信徒委身事奉。本报今期刊出《假如马礼逊今天来华》一文,为公开组季军得奖作品。

  

  还有两个多钟头,飞机才抵达香港机场。服务员殷勤地端茶给乘客,一个中年西方人接过茶,聊了几句,谈的都是中国人的风俗习惯。服务员离去时,问他:「马礼逊先生,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影响中国人这么根深蒂固的宗教传统吗?」

  他用流利的中文回答:「我不能,但我相信上帝能够。」

  这时,刚巧坐在侧旁的中国人从洗手间回来,他惊讶地问:「你是马礼逊的后人吗?」对方回答,只是同名同姓,没有血缘关系,但异象倒是相同的,就是向中国人宣教。中国人听了,十分高兴,他随即介绍自己叫梁发,在华人教会当牧师。当然,也是与马礼逊的助手同名同姓而已。马礼逊遇上梁发,真是巧合,二人感到这次相遇极为奇妙,这两个钟头可以聊聊天吧,就从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开始,于是谈起信仰和宣教。

  马礼逊说起自己的异象时,表现得兴奋,但梁发的表情却含蓄,他最后坦白说出自己的想法:「首先我要声明,我也尊崇二百年前来华的马礼逊,虽然结出的福音果子少得可怜,但确实在艰难的时代当了先锋者的角色,播下种子,由后人收成。他也有数个创举,比方说,翻译第一册圣经中译本,出版中国出版史上第一份刊物,带领第一个中国人信主,按立第一个华人宣教师。在二十世纪,中国教会能茁壮成长,西方宣教士功不可没,这是事实。但在今天,我们已经有自己的神学院、福音机构、差会、视影布道事工,甚至有华人可以翻译圣经。恕我直言,你可能做不到像以前马礼逊般举足轻重的角色了?」

  梁发不是自夸华人多有成就,他说这话时低下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马礼逊想了想,感慨地说:「我们要求主怜悯!资源丰富,但大部分中国人还未得救。」说时,眼眶满是泪水。梁发问他,打算来华做甚么?又有甚么学识和技能?马礼逊还没找到事奉岗位,至于学识和技能,他有的是圣经知识,能说流利的中国话。

  梁发看一看马礼逊,感到难以置信,现代的宣教士竟然只有这么装备。他说:「我得要将真实情况告诉你。马礼逊二百年前来中国,学习圣经和中文,也足够应付宣教工作。但时代变了,今年是二零零七年。做宣教士,要懂得运用计算机,最好能设计网页,方便宣传事工。有商业管理的知识更好,这样才能与商界对话。辅导技巧不可缺少,求助的人从不断绝。你自己也要懂得情绪管理,宣教士需要忍受各方而来的压力,在工场上闹情绪会留下很坏的印象。如果在城巿宣教,我建议你研究一下社会文化理论,随时有人问你如何响应《达文西密码》之类的电影。」

  马礼逊满有自信的说:「人的心可没改变呢,古老的福音仍然是医治人心的妙药。但你也说得对,这是新时代,旧酒需要新瓶。放心吧,我会努力学习新的技能。以前马礼逊不是做了很多超出他能力的事吗?我相信他在英国时,想也没想过会做印刷出版。翻译全本圣经何其艰辛,他都成功了。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梁发说:「说起圣经翻译,也许你可能知道,当年马礼逊的译本现在已没有人读了。上了天堂的马礼逊会不会感到失望呢?呕心沥血的作品经不起时代的考验。」

  马礼逊望出窗外,露出笑容,说道:「他可不会介意呢!他的译本是用当时的语言写成的,现代人读起来会摸不清一些文字的意思。语言是有限制的媒介,语意在时代的变迁中也会给改变,然而我们需要用最精确的文字表达永恒不变的真理。圣经不是这么说吗,我们能当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无论如何,马礼逊的译本已经服侍了那个时代。」

  梁发觉得马礼逊很有睿智,将来必然是出色的宣教士。

  马礼逊想了个有趣的问题,问梁发:「如果你是马礼逊,今日来到中国会做甚么?」

  梁发不加思索,就立刻说:「我一定会极力抢救灵魂,补偿过去失去的机会。二百年前,政治和民间风俗不容许传福音,但现在是收割的好时机。你呢?」

  马礼逊说:「如果我是马礼逊,首先我要在飞机上感谢神,当年坐船要二百多天才到中国,现在坐飞机只需十多个钟头便到了,节省了二百多天,由于科技的发达,这二百多天可以做的工作可能多于十五、六世纪的二百多年。只要好好约束自己,不要在上网、娱乐和购物上浪费时间,就能完成许多工作。现在中国人都穿洋服,我根本不用刻意穿唐装,吃饭时用筷子,就可以融入中国人的社会。中国人可以做翻译,我不用做马礼逊当年的工作。我会做甚么呢?当然是宣教,但同时也许会把中国教会的情况向自己的国家报道,促进彼此的合一,世界各地还有数以亿计的人未闻福音,我们要连结起来向世界宣教。我相信中国教会是廿一世纪的宣教大军,或许我还要呼吁中国人把福音带回西方世界。梁发,你在哪里牧会?」

  梁发回答说,他是英国一家华人教会的牧师,今次回港是为了探访家人。马礼逊感到很有趣,中国人在二百年间遍满了全球,向中国人宣教根本不用去中国,每个国家都有中国人,连最偏僻的小镇也会发现唐人餐馆。梁发说这是中国人的不幸,为了赚钱,离乡别井,忍受与家人分离的痛苦。说起现代的中国人,梁发怕马礼逊不知道,告诉他有人说中国人现在都向钱看了,成为拜金民族。

  马礼逊拍拍他,说道:「愿世界各地每一家唐人餐馆都成为一家教会!」

  梁发问他:「我们真的可以影响中国人这么根深蒂固的拜金主义吗?」

  马礼逊回答说:「我们不能,但相信上帝能够。」

  
▲联会副主席区玉君牧师(图右)颁授季军奖状予黄少芬(图左)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过渡人生】

【神学探索】

【重寻敬拜根】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