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礼仪与个人灵性之关系(六之二)

2268 期(2008 年 2 月 10 日) ◎ 神学探索 ◎ 杜锦雄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廿一世纪、后现代文化不断影响社会的今日,基督徒究竟还带着甚么的心态,来参与教会的崇拜?有的基督徒认为是安静虔诚地坐着,梦幻般的静思一些超凡抽象之物。有一些基督徒又会觉得它只是一种礼拜仪式,一种在特定的时间、地点,配上恰当的气氛、话语、音乐所举行的固定仪式。还有一些基督徒把它与动作或是情绪看为同等,对这些基督徒而言,那高昂的情绪、大声的呼喊,或是狂乱的活动都使敬拜达到高峰。

在旧约中的敬拜观念

  根据出埃及记的记载,使我们知道「群体敬拜」应该是由神吩咐以色列民建造会幕之后而开始的(出十九至四十章)。而根据出埃及记十九至二十章的记载,就更加使我们知道敬拜的源头乃是由于神与属祂所拣选的子民「立约」,并颁布十诫要以民专一的敬拜神及爱人。正如郭乃弘牧师在他的《崇拜的更新》一书中所说的一样:「崇拜的唯一对象是上主。上主不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诚然,上主超越人类,祂是人类的创造主,人类的主宰;祂也住在众人的心内……崇拜的唯一目的在彰显上主。」 因此,在旧约以色列民的历史中,唯一敬拜的对象,只有独一的创造者耶和华真神。而唐佑之牧师在他的著作《心灵与诚实》中就这样的形容「旧约的敬拜」:「旧约的敬拜,是以色列民族历史信仰的经验。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拯救他们出离埃及为奴之家,在西乃向他们启示,使他们建立一个敬拜的国家。旷野的会幕,耶路撒冷的圣殿,以及新约时代之前的会堂,都是集中敬拜的场所。论他们的敬拜,似应先认识他们敬拜的对象──神。……敬拜无论在甚么时地,以甚么方式,但是敬拜的对象是唯一的,祂是天地的主宰,祂的性格是绝对圣洁的,祂的作为是公义慈爱的,满布怜悯与恩惠。祂是耶和华,自有永有的、圣约的神。」

  换言之,在旧约时期是以会众集体敬拜为主导的,但也有个人的敬拜(创廿四26-27;出三十三9-三十四8)。而敬拜的地点就主要集中在摩西时代的会幕及王国时期的圣殿里。至于,在旧约中那种隆重的敬拜礼仪,不单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也实在地引导属神的子民投入在敬拜每一个环节中,例如在献不同的祭就有不同的仪式(利一至七章;王上八章)。故此,因着摩西透过神所颁布的律法教导之下,以色列民便知道在敬拜的礼仪上,是一个促使他们集合在一处,并以同心合意、集体敬拜神的架构。所以,近代崇拜学大师韦伯也认同「崇拜礼仪」的重要:「隆重其事的崇拜模式可使会众感受崇拜振奋心灵之处,倘若会众知道该如何行,便会有更热切及以更多心思集中于仪式的意义。」

在新约中的敬拜观念

  毫无疑问,根据圣经的记载,在旧约时代的「敬拜」确实是以「耶和华神为中心」。但到了新约时代,因着历史的过去及文化的演变,便转化成为「以基督耶稣为中心的敬拜」。正如在《证主圣经神学辞典》的提到:「主后第一世纪的犹太基督徒有效地将犹太教以神为中心的敬拜特色,成功地转移为以基督为中心(甚至是以三一神为中心)的敬拜特色,那是基督教的标记。其次,教会承接了犹太会堂以圣经为中心(读经和解经)的敬拜观念。第三,初期教会就像犹太会堂一样,基本是鼓励信徒在各方面参与敬拜的平信徒建制,而这方面的强调,更使今天某部分的基督教会发挥更大的属灵恩赐」。 由此可见,这种在敬拜观念上的转化,确实带来对旧约敬拜传统的新文化、思维和冲击。根据约翰福音的记载,使徒约翰告诉当时的信徒知道,耶稣基督就是那位起初创造宇宙万物的三一真神(约一1)。因此,他说到:「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一18)。换言之,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又住在人类的中间,为的是要彰显这位自古以来一直存在的耶和华 真神那种充满恩典、真理及真实的荣耀(约一14)。

  故此,笔者认同唐佑之牧师所说的:「教会崇拜,是以基督为中心的。每逢敬拜的时候,教会重新经历神迹奇事,就是体认复活的基督来临。与主相通,是朝见了父神,因为神在基督里向我们显现。这不是想象的意境或是情绪的作用,而是实际感受恩典,耶稣基督是我们信仰的对象与目标,因此敬拜神,是以基督为中心。」

  所以,笔者认为最能显出「以基督为中心的敬拜」 的地方,就是以众圣徒集体敬拜的教会。而事实上,教会之所以存在,都是因着基督耶稣的道成肉身,并走上十架、受苦、受死、埋葬和复活。这是一个在历史上的铁一般的事实,也成为基督教在历世历代存在的客观引证和基础。(作者现为第一城浸信会传道同工)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过渡人生】

【神学探索】

【重寻敬拜根】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