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随想

2260 期(2007 年 12 月 16 日) ◎ 人间如话 ◎ 李碧如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读沈从文的《从文自传》,勾起许多儿时往事的回忆。

  沈从文说他四岁以前壮如小豚,后来学认字,一边学一边吃祖母给的糖,学完六百字,腹中就生了蛔虫。令人产生错觉,以为吃糖会引致生虫,其实两者并无关系,只是当时卫生条件差,孩子们特别易染上寄生虫病而已。

  童年时,我的肚子也曾滋养过不少蛔虫。每隔若干时间,妈妈就会强迫我喝下一种白色粉末加水而成,带点薄荷味半液体状的东西,叫做「唐拾义积散」。

  我平时是个驯服的乖孩子,惟有要我吃积散等于行刑,总是宁死不从。结果,往往招来一轮喝骂,有时还要出动鸡毛撢子侍候;勉强吃下去,还未到喉咙已经反胃,跟着呕吐大作,辛辛苦苦吞了的药都呕出来,把妈妈气得七窍生烟。

  如今想起来,积散独特的质感和气味彷佛仍在胃间翻腾,令人喉头生闷打颤。不过,说也奇怪,即使只吞下那么一点点积散,也能发挥效用,往往在一两天内,就会随着大便排出几条蛔虫来!

  每次,父亲都会指着那些蛔虫说:「看,不肯吃积散,你吃的东西都给蛔虫抢去了。」当时只有三、四岁的我,便呆呆地看着那白色长长的虫,小小的脑袋升起一幅虫儿在我肚子里抢吃食物的图画。

  随着社会富裕环境改善,家长再不用为孩子有寄生虫而烦恼,他们只希望孩子别变成社会寄生虫就好。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