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遇祝融

2260 期(2007 年 12 月 16 日) ◎ 黄金岁月 ◎ 昂啸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本报生活版贴邻「人生如话」同宗碧如女士,在二二五七、八两期里。写了「火之随想」、「火之忆」两篇短文。记述两宗火警的回忆,一是发生在中环恒生大厦的旧址,一是在长洲大石街。这期间,我住在长洲,又差不多隔天就乘小轮到港岛公干,两桩事虽未亲自目睹,但事后的几天,那些灾后的景况,很教人酸鼻。

  看罢了两文,挑起了我的回忆,自己似是与火有缘。我家曾三次遇着了火灾,每一次都是幸保家人无恙,屋子烧个精光,身无长物,从头再来,不只我家,相连各户全难幸免。

  第一次,那时我只四、五岁家居汉口。也巧得很,我正在学塾中就读,塾师是粤人,颇负时誉。不知他老人家教书教很好好的,竟开起饼店来。雇用师傅造饼,不善经营,是失火还是怎样?一把火毁了十几家房屋,我家也受波及,烧个净尽。

  第二次,日军犯港,炮火连天,时我家赁居于石塘咀。避进防空洞,住处一炮打个正着火。那时香港快要沦陷,治安紊乱,被黑社会分子(后来叫「胜利友」),进入防空洞抢劫。一家人被搜掠得一乾二净,到稍停炮火,出防空洞回住处一看,成了焦土。如今,那防空洞仍在,封了洞口,位在卑路乍街,每回路过无限感慨。

  第三次,是在一九五一年的春节期间,那时香港重光,返回香港住在界限街火车桥下的花墟村(如今又一村旁边)木屋。经常一夕数惊,那天正是小女儿出世满了月的翌日,不知那一家起火,整条村烧个清光。如今是花墟公园,回首前尘,真的全是上帝的保守、看顾。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