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客店还有地方?: 再思穷人福音的圣诞故事(上)

2260 期(2007 年 12 月 16 日) ◎ 神学探索 ◎ 曾思瀚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一次降临节的讲道中,牧师向会众发出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如果客店还有地方?」这个问题与路加所记录的圣诞信息颇为一致。事实上,路加福音第二章花了极大的篇幅,特别针对这个问题提出讨论。在这个令人欢欣的季节里,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路加如何为我们诉说耶稣降生的故事?

  一直以来,释经者常由几个不同的角度诠释路加福音第二章。以耶稣的谦卑为焦点而带出充满情感的道德教导,当属最常见的方式。但这种方式似乎与路加的心意相离甚远。还有一些释经者以含有「用布包起来」之词语的两节经文,涵盖耶稣的一生(二7;二十三53)。这种看法的问题在于,希腊文使用不同的用字描述这两个重要事件。可见,路加对于用字的选择显示,不论我们多想将耶稣的生命神学化,作者路加却丝毫不具将这两个事件平行比较的写作用意。除非路加明显引用以赛亚书有关受苦仆人的经文,否则我们不应任意将其他意义加诸于经文之上。更何况当这段经文的其他意义一目了然地呈现在读者眼前时,释经者更应谨慎小心。仔细研读路加福音的读者一定同意,受苦仆人的神学主题并没有出现在婴孩故事的描述中。至少对于作者路加而言,耶稣的谦卑并非圣诞节伦理教导的重心。正如本文所将带出的诠释,路加福音第二章展现令人惊讶的实用性。至终,圣诞故事应当激起我们以行动响应经文的挑战。

  

  马槽的角色

  经文告诉我们耶稣的父母,因着人口统计的事而来到伯利恒。他们到伯利恒报名上册(二5)。当他们在伯利恒时,马里亚的产期近了(二6)。而客店也不再有任何地方供他们住宿。因此他们将出生的婴孩放在马槽中。在耶稣降生之后,路加将故事的镜头迅速转至附近野地里的牧羊人。这群牧羊人在夜间看守羊群(二8)。由地理位置和牧草的供应来看,学者皆同意婴孩降生的时间应属春天的季节。这项观察与一些圣诞诗歌所描述的「寒冬夜晚」完全相反。经文继续让我们看见,有主的使者向牧羊人宣告,主基督降生在戴维城中的大喜信息(二11)。然而,大喜信息的真正关键在于二章十二节:「你们要看见一个婴孩,包着布,卧在马槽里,那就是记号了。」

  在二章十二节之前,我们只看见一个「记号」:伊莱沙伯的怀孕。根据路加的记载,当马里亚对于自己的怀孕质疑不解时,神使用伊莱沙伯的怀孕(一35~37)向马里亚证明她怀孕的合理性。换句话说,天使借着伊莱沙伯的怀孕回答了:「怎么有这事呢?」的问题(一34)。然而,天使并未使用「记号」一字,来描述伊莱沙伯的怀孕。如此说来,「记号」是为了极其特殊之事而保留的;这件特殊之事竟然比伊莱沙伯的怀孕更令人讶异。

  传统以来,多数释经者都视伯利恒的地理位置为最重要的释经考虑。毕竟,耶稣必须降生于戴维的城?。但祂是否一定要降生于这个时间?因为不论祂在何时降生,只要祂的出生地是戴维城,祂就应验了旧约的预言。马太的重点与地理位置有关,但路加的焦注却大不相同。路加的记载显然以时间为中心。路加描绘故事的方式,让我们看见耶稣降生时间的奇妙与精准。如果耶稣降生在不同的时间,而当时的客店有地方供祂住宿,那么圣诞故事将如何不同呢?又如果耶稣降生在不同的时间,而附近的牧羊人无法寻得牧草喂养羊群,那么圣诞故事又将如何不同呢?还有许多许多的「如果」,可以让我们揣摩猜测......

  当然,地理位置的次要考虑仍然重要,但却与许多人的想象不甚相同。弥赛亚必须降生在伯利恒的一般理解并不新鲜(例如太二5~6)。令人希奇的乃是马槽,因为天使特别地向一群野地里的牧羊人,宣告马槽里的婴孩为「记号」。如此地,路加的故事将神的时间与马槽的特殊位置,奇妙地融合在一起。现在,让我们再次回到时间与客店的讨论。第一,如果耶稣降生在相同的时间,但他的父母却不需要报名上册,那么他们应该可以在客店里找到地方。这么一来,在野地里看守吃草羊群的牧羊人,将因客店里还有地方,而无法发现救主。第二,如果耶稣降生在不同的时间,他的父母同时需要报名上册,那么即使包着布的婴孩仍被放在马槽里,牧羊人将因附近的野地没有牧草可供羊群食用,而失去见证婴孩降生的机会。当牧羊人在次年的春天再度回到野地时,婴孩耶稣早已离开马槽了。更确切地说,耶稣降生的时间必须精准无误,才能使这一连串紧密相连的事件完整发生。在马槽里包着布的婴孩,重复出现于二章七与十二节,就是神所宣告的「记号」。路加福音的读者绝对不可忽略这个重要的强调。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