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说“sorry啰”

2260 期(2007 年 12 月 16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董演讲期间,多次被示威声浪打断,学生又一度与保安员冲突,场面混乱。有部分毕业生亲友声泪俱下,批评示威者破坏毕业礼的愉快及庄严气氛。抗议学生事后向公众致歉。」

  《头条日报》7.12.2007

  曾有一首著名的欧西流行曲: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对不起最难启齿的一句话)。衷心道歉固然不容易,假情假意的道歉却随时可以冲口而出。

  大学生在毕业礼上大声叫嚣,为抗议大学当局向前特首董建华颁授荣誉法学博士学位。尤当董建华站出来致辞时,抗议喧哗声此起彼落,场面自然十分混乱。据云有部分毕业生亲友声泪俱下,恳求示威者收敛一下,让毕业礼顺利举行,可惜收效不大。到整场闹剧完结了,学生会发言人假惺惺的道歉说:对不起啊!对不起,我们并不想全心捣蛋,请原谅我们吧。

  这是何等伪善的解释。一早预备了抗议用的横额和纸牌,更带备哨子,明显是为了冲去典礼,令场面混乱和尴尬之用。明知这是众毕业生的大日子,全无理由说是无意冒犯,这样的「道歉」不单没诚意,更加是虚伪的马后炮。

  「对不起」是最难启齿的说话,因为它需要一个敢于认错、愿意悔改的心。广东话有句「sorry啰」意思就刚好相反,它只是假惺惺、不经大脑的一句话,甚至是明知故犯之后的一句戏言,说了比不说更差。如果大学生事前没准备要抗议、要捣乱,只是一见董建华出来就按捺不住,控制不了情绪,做出一些过火的行为,那么他们说「对不起」还可以接受。但现在却是早有预谋,一早计划好令场面不受控制,事后即使说一百句、一千句「对不起」也是徒然。

  只有那些懂得从心底说「对不起」的人,才算得上真正自由和成熟的人,因为他们从坦诚的懊悔中,明白自己所犯的错原是可以避免的,只不过是一时偏差犯了。他们诚意认错,表示他们没有推卸责任。而因着他们敢于认错,他们就多离开泥沼一步,向一个新的境界跨前一步。

  这一代香港的大学生,能真心真意的说声「对不起」吗?套用一句老掉大牙的话,我们且「拭目以待」。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