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

2253 期(2007 年 10 月 28 日) ◎ 乐韵心弦 ◎ 杨伯伦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唐佑之牧师是旧金山金门桥浸信会神学院旧约教授,他非常熟悉和喜爱古典音乐。他说:「有些感情的表达,并非能用口述或笔墨所能形容,但是用音乐就会更确切了」,所以当他教授「悲情神学」时,就在课堂播放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响乐(悲怆交响乐)给学生听,让他们领悟悲情的感受。他又说:「音乐可以用来赞美神,同时也是教导人的重要工具」,他要我好好研究如何用音乐来赞美神及教导人怎样更好地亲近神。他给了我一首歌词,英文名是Nightingale,中文名是「夜莺」,要我配曲,他告诉我这首诗的意思是:「夜莺的自白」,牠祗有在夜间歌唱,歌声十分婉转动听,但到白天牠便躲藏起来,那是百鸟齐鸣的时候,祗有夜莺不再歌唱了。唐牧师说:「《乔布记》中曾说过:『祂使人在夜间歌唱』也就是说,当忧伤者在看不见亮光的情况下,仍然歌唱,仍然在等候白昼的来临」。同时也提醒我们遇到困难和不幸时要像乔布一样对神仍有信心,神一直陪伴着我们,要有在黑夜唱歌的勇气,晨光始终会降临的,我便准备心情为「夜莺」配曲。

  当时正好遇到留美著名花腔女高音陈芳龄姊妹,他要求我配好曲后让她首演,我答允她并问她歌唱的音域,她说是High E,于是我便把最高音订在D上,以便她舒服地演唱本曲。这个最高的D音是在结果前的华彩乐段中出现,如果演唱者唱不到这个D音,干脆降低三音或五度便可。

  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廿五日在香港大会堂演出前二天台湾发生了大地震,陈芳龄的家在南投,她要从台北赶到南投探望她的父母,不能到香港来演出了,我祗好在演出当天早上请女高音毕永琴姊妹和钢琴伴奏黄健羭姊妹合练了一个小时,晚上八时便要在香港大会堂音乐厅演出了,因为时间太紧迫,没有时间详细练习,故最后的D音就没有在当晚唱出,直至后来台湾著名女高音卢琼蓉姊妹在台录制激光唱碟曾唱过这首曲D音,可能算是首演了。

歌词

你们想必来自一个风光旖旎的地方。那里青山如画、丰饶的谷中溪水明亮,你们想必是由那里学会歌唱:在星光熠熠的丛林那里,但愿我能到你的家乡,在那熏风熠熠,四季常开花丛徜徉。啊

你错了,那里山已荒,水已枯,我们的歌是希望之音。夜夜萦绕着我们的梦魂:也是心的痛楚。它所朝思梦想的事物蒙眬难认;它所渴望的禁果何处找寻?我们的才艺虽然超绝,可是绕梁的余音,悠长的哀吟,都不能将它表尽。

我们常单独在人们的耳畔,倾诉夜间情怀,然后,当黑夜离开芳香盈溢草地,在这晨光初露的时刻,将有无数的鸟儿歌颂上帝创造奇妙。啊 来赞美神。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专题】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