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吃饭

2253 期(2007 年 10 月 28 日) ◎ 牧耕笔谈 ◎ 丹雪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那天和一位师母共进午餐,两人为着怎么给钱争执许久,她说:「甚么时候请客,甚么时候被请,我自有分数。」这之前她才和主日学学员谈完重聚吃饭的事,最后,我接受了她的盛情。今天我和督导的神学生用餐,她倒是大方的没问我要给多少钱,我想她心里大概也有把尺,测量何时、由谁作东;稍早另一位年长些的神学生,就说甚么也不让请。

  一位有家室的同学曾经提到,他在牧会后有了收入,倒比当神学生时经济紧张些,究其原因也不难明白,实在是大家都很爱护神学生。一位姊妹告诉我,她和神学生用餐也好,看电影也好,一定由她请客,认识她时我读神学院,当然也受了好处;最近我还知道,有位开发型屋的姊妹,不收神学生的钱。四年神学生和牧会第一年期间,我用在住屋上的花费,多数时候不会超过每月两千港币,与我现在寸土寸金的租赁费用相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妙的是,之前这些业主我原来都不认识,反倒现在的住房都是透过熟悉的中介介绍,真是「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

  以前在台湾认识一位姊妹,她说她们的家训是,与牧者传道人用餐一定请客,忘了当时是否曾问她原因。多年后,这情况前两周在香港也出现,这次的姊妹说:「我以前的教会,弟兄姊妹都请传道人吃饭。」我说我们教会不用,至少我不知有这规矩,「我们已经从教会受薪了,是否你以前的教会,传道人没固定薪资呢?」会如此问她,实在因她成长的教会比较独特,让我联想到路十章一至八节。

  那里记载,主耶稣差遣门徒两个两个的出去,并嘱咐他们不要带财物,而是走到哪,就进那一家,先以平安祝福对方,得到许可后便住在那里,吃喝对方所供给的,因作工的理当得工资。有次到国内探访,一位年轻传道分享他的生活,真是如此。因当地信徒多数吃、用自种自养之物,也没什一奉献的概念,传道人没有稳定薪资,得靠妻子干农活贴补。由于没车没公路,他每次徒步探访牧养的堂点,外出一趟便需20天,期间就住信徒家,人接待、摆上甚么,就吃甚么。

  和他相比,我觉得自己太富裕了,哪还配再受谁请吃饭?更别说以招待传道人为理所当然。至于是否要掉过头来,由做牧者传道的请弟兄姊妹呢?当然这也没定规。以往做学生工作,那些学生总期待导师请个一餐半回的,让阮囊不丰的导师着实有压力,今天做学生的用钱很豪气,却也难说没这想法。有位任教的姊妹,就常既花时间指导学生,又花钱请吃饭,她对朋友也是如此。

  看来谁请谁吃饭?这种肉体的事,还需要有基督所赐的平安作为最高指导原则,而后主客双方都能存着欢喜快乐的心,享受桌间美食与谈话。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专题】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