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围

2253 期(2007 年 10 月 28 日) ◎ 时事透析 ◎ 刘国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咁(既)生活唔知点过落去!」(如斯生活不知如何活下去!)这是天水围天耀村惨剧事主麦福娣女士遗留人间的真情说话。三十六载来去匆匆,她带了大女儿与小儿子到世上,却又亲自把姊弟二人带离人间,最后结束自己的生命。

  有传媒说她狠心;有心人劝导市民,年幼孩子也有生命的主权,成人不能代行生死之权利;小区人士举行超度法事,以安定民心;政党及区议员指责政府,从城市规划到脱贫政策,从社福政策到小区支持。倒是政府没有甚么辩护言词,毕竟悲剧接二连三,政府除了承认这样那样不足,还不至于愚蠢到强行辩解,或推卸责任,为官者知道,这只会火上加油。

  天水围的另一宗悲剧主角是王先生,也是跳楼自尽,只不过距离麦女士离世前半个月的时间。天水围接二连三发生惨剧,当然绝非偶然。三年前天恒村惨剧,已将天水围小区政策、小区资源及小区配套问题充分浮上台面,然而事隔三年多,在港府的鸿图大计中,天水围面对的困窘,依然显得微不足道。

  政府当年急于求成的「八万五」建屋政策,将天水围打造成一个以公屋为超强主导,私人屋苑只占16.6%的特区,跟全港私人屋苑平均占住屋51.2%,形成天壤之别。天水围南区发展较早,小区设施较北区相对完善,至少设有小区会堂、政府诊所和警署。随着北区相继兴建住宅,人口持续增加,小区设施却原地踏步,结果是南北居民只得共享本来已低于平均水平的小区设施,把天水围推向更为困窘的境地。

  在天水围这片27万人聚居的土地,当然有不少奋发自强不息的故事,但政府却不能够以市民要「靠自己」,便将责任推开。根据政府于九七年估计,天水围二零零六年的公屋居民约九万六千人,然而,一年后,人口规划大幅度调升至十三万四千人;二零零一年,政府更预计天水围的公屋人口为十六万人。大量兴建公屋,却没有合理的小区规划作配套,加上低收入阶层比例偏高,实在陷市民于生活困境。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夜探天水围,与地区人士举行交流会,探讨区内问题,值得肯定;不过,这不再是政府认错、致歉的时刻,也不是弄一些政治公关手段以求过关的时候。撇开长远小区规划的失误,我们面对的,已是眼前生死攸关的每天都可以发生的家庭悲剧,要马上行动,能做多少就要做多少。箴言教导我们:「欺压贫寒的,是辱没造他的主。」(箴十四31)但愿我们这个城市不至于此。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专题】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