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往事

2241 期(2007 年 8 月 5 日) ◎ 黄金岁月 ◎ 昂啸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这又是非常普遍的事情,只要家里有小娃儿离家到外国去读书,从前说是:留学、去饮咸水、镀金,是一件颇为难得的事。几年过后,学成(或不成)归来,被冠以洋学生,另眼相看,虽未至蓬荜生辉,但咱家的娃儿,横看竖看,似乎有丁点不同,比起来自觉总是高了半截,说将出来,话题尽是多些少。

  那时航空事业刚起步,香港启德机场的跑道分两截,一天只有一、两班航机升降。起飞时,先要把牛池湾一段路封锁(那是近5号巴士的总站,是由尖沙嘴开来的),让航机退到这一角,然后慢慢的起飞。不少人都看过,我也不只一次目睹,可惜香港、九龙都没有像各处地方,有甚么「八景」,要有的话可说是一景。

  要出国就得买棹放洋,乘船出鲤鱼门,甚么美国的总统、英国的皇后、荷兰的芝这芝那、日本的丸去美国航程要十七、八天。起程前颇为隆重,先招亲房人等,来个饯行,及期又去码头送行,挥手扬巾、彩纸千条,蔚为大观。

  一去就要几年,除了少数之外,那有现在的小娃儿,每逢寒、暑假都回港一行。在学期中要找工作(洗大饼),放假要做短期工,不少有志的,练就了不少好本领,除了学有所成之外,去时只孑然一身,归来麦克、麦克(钞票也)。

  近来惯听集体回忆,倒引发我们一辈的老汉想当年,发思古的幽情。真乎?幻乎?硬是从前的好?想起鸦片战争、南京条约,本来是国蜳,割掉香港,想下去,倒又是个回忆?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