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逝去的暑假(一)

2241 期(2007 年 8 月 5 日) ◎ 人间如话 ◎ 李碧如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少年时代,暑假是理所当然的去做「暑期工」,赚取几个星期「外快」,九月开学,父亲便不用为书簿费发愁。

  第一份暑期工,在一个「山寨厂」里工作。所谓「山寨厂」就是设在住宅楼宇里的小型加工厂,连老板在内全厂不超过十个人。究竟当时做的是甚么工作完全不复记忆,只记得厂内有位大婶专责煲糖水给大家做下午茶,每天吃着那热腾腾的冬瓜去湿糖水,很有家的感觉。那个暑假,我大概患了气管炎,老在咳,大婶教我买悉尼干煲瘦肉,喝了一星期果然药到病除,现在每逢患上咳嗽,便会想起那个工厂的场景和那些年纪比我大一截很有人情味的同事。

  另一个暑假,我跑到(鱼则)鱼涌一间大型玩具厂做暑期工。那时很爱加班,因为有免费菠萝包作宵夜,又可以多赚半天薪金。当时我大约十三、四岁,长得特别矮小,这样的童工一天工作超过十小时,倒有点像今日深圳的外劳。记得有一天,管工调我坐到小货仓去,环顾四周,存贮了一罐罐天拿水。那时,我已读了两年化学,知道天拿水高度易燃,心中很是忐忑:一旦失火该如何逃生?其实,真的失火,我肯定首当其冲,逃脱无门!

  虽然只是两年暑期工,却也见证了香港制造业的变化─从山寨到大厂,从家庭式人情味,到冷冰冰的制度和赚钱机遇,香港便这样繁荣起来。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