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中的「读」与「写」

2239 期(2007 年 7 月 22 日) ◎ 教会之声 ◎ 蒲锦昌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人类历史中,文字素来被认为有神奇的力量,甚至具有神圣的意义,例如基督教信仰的圣经,就以文字来揭示真理。而懂得读与写是进入文化与真理的必经之路。可是,到了二十世纪末以后,读与写的技艺却在迅速的消逝中。

  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我们需要短时间内掌握大量信息,结果我们把阅读的习惯改为阅而不读。不论平常看书或看文件,我们学会整段文字来看,抽取主要的字眼,把握重点,根本没有耐性把一封信由头看到尾,更遑论细心读一遍。我们称这种技术为扫描(scanning),就像扫描仪的功能一般。由于不再需要读,诗的创作与阅读便迅速从文学领域中消失,因为一般人都没有时间去品味诗的沉重与轻柔,叹息与舞蹈,皆因诗的感染力往往透过音节的长短与抑扬顿挫表达出来,并且通过重复的朗读不断增强。

  此外,由于计算机的普及,人类写作的习惯也在改变中,变成作而不写,愈来愈少人真的拿着笔在纸张上书写,而是通过键盘在计算机上进行输入的程序。书写时代一个一个字的掌握换成了输入时代的符码,让人慢慢遗忘像中文这类复杂的文字原来的书写方法,惯性地选择常用的符码与文字来表达思想与感情,结果不少文字从此消失。计算机打印的文字,虽然有各种字体,但与一封书写的函件始终不一样,因为你可以从书写的文字中揣摩对方的情感与个性,何况计算机书信还存在着大量网络上剪贴而来的东西呢!

  其实,在二十一世纪里,读与写的技艺虽然面对空前的危机,但是,他们是不会彻底消失的。深邃的哲学思想,始终需要透过文字来表达、传递与保留;深刻的情感,始终需要种种艺术来抒发,当然包括任何文化里的诗歌与散文。只要有耐心写作的人,自然会找到耐心的读者;只要有不甘肤浅的作者,就会培养出有深度、有阅读能力的群众。对于任何肯为基督教信仰,为文字工作,为人类文化作一点真实贡献的人而言,任何努力绝对不会是白费的。

  香港基督教出版业向来不是盈利的工作,但受益于言论、贸易、旅游等自由的大气候,一直保持活跃,甚至为华文世界提供属灵的养分。随着台湾与大陆出版业的进步及言论自由的拓宽,香港基督教出版业无疑面对更大的竞争与挑战。但是,只要有好书,就有可能培养出好读者;只要有愿意用心写的作者,就有可能有用心读的读者;正如世有千里马,才会有伯乐一般。愿望香港基督教出版界的同工,为读者找好书,为书找好读者。努力!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每周新书】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