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关注圣经对受苦的神的理解(五之二)

2239 期(2007 年 7 月 22 日) ◎ 神学探索 ◎ 方镇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面对苦难,乔布感到怀疑和哀伤,他向神作出反抗,要求神从天上降临,与他面对面对话,这样,神便知道乔布并不应该面对这等大的苦难。然而,神一直沉默,并没有在苦难中响应乔布,这时候,乔布认为自己被不合理的命运所作弄,他感到失望、焦虑和没有盼望(伯七6),并开始起诉神,指摘神对他漠不关心。当乔布经验一切的苦难后,神也没有像朋友般向他解释为甚么他会面对极度的苦难,在乔布记最后两章,神在各种自然力量中向乔布展现祂的大能和智慧,神并没有像朋友般向乔布解释为甚么他要面对极大的苦难,神只是从自然界的大能中感动乔布,并在旋风中向乔布说话,提醒他神的大能和智慧远超于乔布,为的是教导乔布顺服神的带领和计划。

  圣经传道书是另一卷智慧文学,它以哲理的方法解释世上的苦难,他认为世界被一种「命运的周期」所牵引,这周期并不能完全反映神的公义,结果,无论人活出公义或不公义的生命对他们并没有绝对的影响,一切都是虚空,因此,传道书提议人并不需积极追寻生命的终极意义,乃要享受生命中能够享受到的美好时刻,并对神存着敬畏的心。在这里,传道书像乔布记一样,并没有解释为甚么人会面对不公义或没有意义的苦难。

  

  「末世式」方法对苦难的解释

  另外,比茄认为旧约圣经的末世文学也不是从「个人化关系」的层面解释苦难,它强调神确实是公义的,只是人要等待到末世的将来,神才会把义人的苦难完全取消,并建立一个公义的国度(但九17-19),并且,这公义的国度不仅属于以色列人的,也属于全世界的人,但以理书更清楚指出世人要等待的不再仅仅属于以色列国的弥赛亚,乃是属于整个宇宙的「人子」(the Son of man)。因此,人要对末世存着盼望,向神祈祷,说:「主耶稣阿,我愿你来」(启二十二20),因为我们知道现今世上的苦难只是暂时的,人要存心忍耐,倚靠神的信实和怜悯,到了末世的将来,神怜悯的恩典会被彰显,邪恶的力量和不公义的事情会被取消。

  末世文学(例如但以理书)强调人要在苦难中存着盼望,然而,从但以理书至廿一世纪,「人子」再来的应许一直「还未」实现,这似乎说那在末世时苦难将要被取消的盼望遥遥无期,因此,近代哲学家麦哥利(John Macquarrie)批评这种盼望是完全没有现在的可能性和策略性的,只是一种乌托邦的理念,麦氏说:「当末世被搬到遥远的将来时,末世已从存在性时刻中被拿走,也被贬谪到年历上的时间,[结果],末世只有「还未」的负面意义,它已被中性化和成为没有果效的语句」。

  另外,当人在现实生活中忍受的邪恶和不公义的苦难,在程度上过于严厉,在范围上过于广泛,就像奥斯威尔的大屠杀经验,结果,人到末世的盼望会被窒息,以致末世的盼望对哪些正在忍受极大苦难的人发挥不到应有的作用,他们仍感到所面对的苦难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重新理解「先知的预言」

  以上我们讨论旧约圣经以「律法式」、「智慧式」和「末世式」方法解释苦难为何临到世人,这些方法是有价值的,然而,这些方法对是否「神能够体会人的感受」或「神能够为人受苦」截然不提,这方面的缺欠并不足以响应受苦者渴望神能够在「现今的时刻」响应他们的要求。事实上,被掳后的以色列人对以上三种方法对苦难的解释也感到严重不足够,他们质疑为甚么要忍受这么大的民族苦难,他们也质疑为甚么神没有根据先知的应许完全恢复以色列国的荣耀。他们的感受可以通过杰里迈亚哀歌表达出来:

  「耶和华啊,求你记念我们所遭遇的事,观看我们所受的凌辱。我们的产业归与外邦人;我们的房屋归与外路人。........我们列祖犯罪,而今不在了;我们担当他们的罪孽。奴仆辖制我们,无人救我们脱离他们的手。」(哀五1-2, 7-8)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每周新书】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