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监察或偷窥

2239 期(2007 年 7 月 22 日) ◎ 交流点 ◎ 龚立人(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副教授)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朱培庆请辞一事反映一个甚么的社会?若以前美国总统克林顿为例,他没有因他的性生活请辞,不只是因为他脸皮够厚,更是因为民意不觉得他需要请辞。这代表美国社会道德败坏还是文明?

  对一个政府高官来说,私人生活和公职生活不容易分割,因为传媒的眼睛不只放在他的办事能力上,更刻意偷窥或监察他的私人生活。纵使下班后到街市买菜,传媒仍会跟踪你坐甚么车去街市(是否滥用公家资源)、买菜时是否有付足够金钱(是否滥用公职挪便宜)和烧甚么菜。一方面,我们要多谢传媒的监察,使公职人士不敢滥权;另一方面,当监察成为偷窥时,它已变成一种恐怖力量。就以朱培庆事件为例,他出入卡拉OK又有何不可?手拖着卡拉女郎有何不妥?甚至他有婚外情又如何?更奇怪的,他竟被要求要交代这事?这一切私人生活与他的公职有何关系?事实上,他要向他的家人交代多于向公众交代。当希拉利公开向克林顿说,「你被宽恕了」,美国社会就他应否请辞也沉默了。当然,希拉利也没有需要这样公开行动。可惜的是,朱培庆没有「企硬」(不请辞)。他没有「企硬」,不一定因为他身有「屎」,而可能因为我们社会变得畸形。

  公职与私人生活应是甚么关系?这里所讲的私人生活是狭义的私人生活。例如,家庭生活,甚至宗教生活。我倾向愈疏远愈好,不是因为我不认同德性(virtue)的重要,而是因为我认为保护个人是重要的。否则,没有人愿意担公职。坦白说,我并不认为传媒在这事上做了一件好事(揭露高官的丑陋),反而只是另一场偷窥。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每周新书】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