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来了

2238 期(2007 年 7 月 15 日) ◎ 牧耕笔谈 ◎ 丹雪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探访国内受资助学生过后,神继续在这探访队的成员中工作。工作之一是,家家不单每月一次跨科参加我们团契,为国内受资助学生及该地区祷告,还持续关心小莉。

  小莉是在国外念书时信主的,今年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话不多,年轻腼腆的笑容很甜。那天家家告诉我,小莉因为心跳快、失眠,住了一个星期医院,才出院不久。小莉虽不在我专责牧养的体内,但由于她回港后还没有稳定的教会生活,只熟悉我这传道人,我也就理所当然的负起关顾之责了。

  之前小莉曾请大家为她和其母亲的相处祷告。那时只想,可能她年轻不懂事,母亲工作、回家后还得要煮饭做家务,小莉不但无法分劳解忧,还成天往外跑,自然容易有冲突。探访内地后,她倒是有所感的写道:「与当地初中学生沟通,了解他们的生活,令我更满足自己现时的生活。他们小小年纪却得要走几小时才能到校舍,也不能时常见到父母,而我虽时常与父母一起,却不能好好相处,真是惭愧。」

  这次约见小莉时,意外地见到了郝太。原来小莉生病这一两周,郝太特地拿了大假陪女儿,来这之前刚看过心理医生,确诊小莉是初期的思觉失调,就我医护的背景判断其实就是忧郁症。从谈话互动中发觉,易地而处,我或也会和小莉同样有母女相处的困难,她的沉默,可能是面对强势的母亲之滔滔训诲最好的因应之道了。

  谈话中有个部分,郝太误解了小莉的意思,便开始愤愤地、义正辞严地批评教会,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态势,包括将小莉参加探访队,解读为教会就是要人贴钱贴时间做事之处。我心边想,当时若非不忍拒绝小莉表达强烈参加的诚意,她实在是不太合符探访队资格的,一边求主让我沈得住气,也有智慧能做合宜的解释和回应。所幸郝太仍听得进女儿的抗议,当发现她自己错怪教会时,态度开始有所好转。

  若非小莉和阿茵在情绪上出了问题,我大概不会有机会接触她们的母亲。无论是不上教堂的天主教徒郝太,或者是敬虔信佛的许太,都因为爱女的缘故踏进教会,盼望教会能帮女儿病得痊愈。偏偏她们的孩子,都不像她们所想的那样敬虔,小莉和阿茵的信仰都还很稚嫩,尤其是小莉为自己和人的因素到教会要多于因为神;而都同样信自己、信风水命相的郝太和许太,也尚不明白基督信仰并非「有求必应」。对此,身为基督的工人、神奥秘事的管家,虽感任重道远,却也自知有限,但求能忠心而有见识的照管神托付的羊,并求主继续打发工人同收庄稼。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神学探索】

【牧耕笔谈】

【放眼世界】

【交流点】

【联会新堂巡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