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知道的太少了

2231 期(2007 年 5 月 27 日) ◎ 息息相关 ◎ 吴恩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斌仔的自传《我要安乐死》,封面图片是他仰望了十五年的病房天花板,书名的五个大字有违所有书面设计常理,宣言般刺过来。」

  《经济日报》14.5.2007

  

  谈生命教育、通识教育,斌仔写的《我要安乐死》不得不读。甚么是生命?怎么样的生命才称得上是生命?斌仔的自省和控诉,开启了我们对生命的体认。

  全身瘫痪的斌仔,十五年来剩下的只是思想的意识,身体其他功能已全失去。在书中斌仔叩问:「看到美丽的,不赏色;嗅到污浊的,不知恶;绕梁三日的,不悦听;牛品牡丹的,不尝味;喜怒哀乐的,不随身,所有感觉殆无孑遗,还算是人吗?」文字很精练,字字珠玑,背后却是一份叫人透不过气的沉重。「但是,我维持饭来张口,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没有任何梦想的『废柴』,现在和将来仅是茫茫然一片,不做甚么,又不愿做甚么,还算是人吗?」斌仔的无奈和吶喊,令人想起旧约的乔布。

  很多人苦口婆心的劝斌仔不要放弃,要好好的珍惜生命,这些人都是诚诚实实的用心良苦,像乔布的三个朋友。生命诚可贵,但甚么是生命呢?掏空了「生活」的生命,是一种怎么样的生命?失去了内容的生命,又是一种怎么样的生命?

  曾经有人给生命和生活简单的定义。「生命是万物(包括人类)维系身体生存的现象。」从这角度来看,生命就是活,就是生存。但生活又是甚么呢?「生活就是万物(包括人类)以活动来维持及彰显生命的现象,是生命在空间的环境中求生存的活动方式。」对人类来说,生命之宝贵,之有意义和价值,在于它能够活出来,能够演绎出有血有肉的具体生活。斌仔的痛苦和无奈,在于他只有「生命」而没有「生活」;这也是他深深感觉到「生不如死」的最大原因。

  有人说斌仔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宗教信仰,如果信了主耶稣多好,但我们可有想过,斌仔其实比我们每一个人更接近上帝。对早已一无所有、一无可恃,把生命的内容和价值还原到如此根本的斌仔,他每天(如果还可以称得上「每天」,因为时间念对他已无大意义)所面对的就是上帝;他的吶喊和抗议,也是唯一的以上帝为对象。读斌仔的书,读他的心路历程,我们发觉自己的浅薄,对生命和上帝,我们知道的太少了。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云彩见证】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情理互动】

【情牵姊妹心】

【神学探索】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