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方向

2218 期(2007 年 2 月 25 日) ◎ 情理互动 ◎ 陈孟贤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就算我们用上全部的信仰能力,命运也未必会朝着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而是朝着它必须的方向。」 —德日进

  上次孟贤兄提到他跟父母分享信仰的经验,叫我也想到自己的一些经验。

  家父生命的最后几年是在台湾度过。因为身体的缘故,他是半休养地在一位世交的公司里办点事,家母亦伺候在侧,隔一段时间才回香港打点一下。因为从事电影业的缘故,家父是介乎传统知识分子与较新派的文化人之间。传统诗词与经典文学他大多能琅琅上口,毛笔字也像临帖的那样;但我们几个孩子,很小的时候就随他跟一些电影界的朋友去当时的「四海」或「奔驰域」打保龄球。他喜爱杯中物,自然认同李白的「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他的处世格言是曹雪芹的「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这样的人,自然跟当时一般教会传福音的方式格格不入。可是他亦从来没有阻止或劝导我们不要返教会。我后来才知道,那是家母跟他结婚之前的协议。在台湾的几年,因着家母与教会的人殷切地为他的身体代祷并家访,他开始随家母参加教会聚会。偶遇范大陵那样知识分子型的讲道,他更显得十分欣赏。可是直到离世,据我所知,他并没有确切的「决志」举动,虽然他的安息礼拜是已故的吴勇长老主持的。

  还有我的弟弟。我们几姐弟都是未曾上幼儿园就上主日学的。我在中学的阶段曾经离开过教会几年,在加拿大重拾信仰。弟弟却随着他预科毕业便离开了教会,直到现在。这相信跟我们在教会的经验有莫大的关系。孟贤兄说得对,「人的真相本来就是脆弱:在能力上、在道德上、在生活上往往都是有心无力的。」因此突显出对「恩典」的需要,而这亦是信仰的关键所在。

  但教会却往往推崇属灵的「雷锋」、标榜传奇的经历为生命的常态,而信徒在实际的经验中却并「没有别的,只有我们这些胆小鬼,而且一向如此:一群汲汲营营、握有权力、知识丰富、心态矛盾、狂妄自大、担惊受怕而充满自觉的人;一群工于心计、推波助澜、欺诈蒙骗和征战求胜的人。这些人为所爱的人祈祷,一心想着如何逃过苦难与死亡。」这正是尼采所膲不起的基督教,跟那些拜偶像的人并没有根本的差异。卡尔?拉纳认为,若以为只要一直做对的事情,就不会遇上没有世间出路的处境,这种想法不啻为现代的异端邪说。

   倘若宗教只是一件方便或需要的时候披上的外衣,信仰只是为未知的将来买一份保单,认真地生活于现世,谁又需要它了?因缘际会(抑或是上帝冥冥中的安排?),我今天努力去重新发现信仰与现世的关系,弟弟却依然徘徊于教会的门外。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情理互动】

【情牵姊妹心】

【神学探索】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