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情话可听的时代

2218 期(2007 年 2 月 25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母亲经常埋怨子女对自己的说话『左耳入右耳出』,但专家表示『左耳入』这招对爱侣却极有效,若你想在情人节当天向心仪的对象示爱,不妨尝试在对方的左耳说情话,因为这会较右耳容易令她动心。」《明报》12.2.2007

   在情人的左耳说情话最「林」,感动程度比向右耳说高十二个百分点,这是美国萨姆休斯敦州立大学做的一项研究的结论。但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向左耳说抑或向右耳说,而是懂得说甚么情话。

  有云情话是爱情的催化剂和润滑剂。但自从流行了互联网和电话短讯之后,率先在情话中消失的是「亲爱的」这个称谓。以前写信给所爱的人,一定在其名字前冠上「亲爱的」三个字,或者是Dear以至Dearest等称谓。现在一切从简,有时连对方的名字也干脆不写,单刀直入就是正文。

  一旦是正文,又多数是以「我」作开始:「我想约你明天吃午餐」、「我在六点半在楼下等你」、「我今日没空,对不起。」习惯了直肠直肚,有碗话碗,再加上说话以「我」为开首,「自我」无形中膨胀,即矮化了对方,这是男女交往的大忌。而正文既要精简以适应电邮或短讯,即剔除了有用信息以外的所有文字,包括寒喧、问候、安慰、激励、关怀、示爱,以至一切甜言蜜语。

  情话必须带几分肉麻或痴缠,方称得上情话,中国人说「情话绵绵」的「绵绵」就是这个意思。正如享利八世写信给安妮博林(Anne Boleyn),开头就称她做「亲爱的甜心」(Myne Sweetheart);一生鼓吹革命的马克思,则称呼他的情人燕妮(Jenny)做「我心中的最爱」(My heart's beloved);美京剧作家尤金、奥尼尔致(Eugene O'Neill),甚至称呼他的情人做「我亲爱的小蜜蜂」(My Own Bee Dear)。

  惯了用电邮和传短讯的新一代,的确是较拙于表达感情和说情话。情话需要想象力,需要时间和耐性,也需要丰富的辞及修辞。再往后的一代,据云连英国文学及中国文学也不用念了,读语文就只剩下工具性,如果两性沟通只具功能性(functional),那就更加枯燥无味了。

  专家说情话要向对方的左耳说方更有效,他们大概忘记了新一代的男女只擅长用左右手按键盘。懂得说情话的男人太少了,有情话可听的女人也少了,这正是今天两性关系的悲哀。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情理互动】

【情牵姊妹心】

【神学探索】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