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与怀旧—从清拆天星码头说保存

2214 期(2007 年 1 月 28 日) ◎ 教会之声 ◎ 邝伟衡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希望神学」的始创者莫特曼(Jurgen Moltmann)曾说过:「任何社会的改变都需要有历史的异象,因为我们要知道将来是否可以活下去。」虽然阻止清拆天星码头钟楼的行动已被推土机推倒了,但保护具历史价值的建筑物行动,牵起的反响效应,却是没有停下来。时代的变迁,「改变」似乎已是进步的代名词。现在社会不断改变,但人需要准备好要改变去适应,便能继续活下去。而此种改变就必须不断为生命,为心灵开创新的空间,和接纳仍然存在的历史。

一、避免破旧立新的偏颇

  由于天星码头只有四十九年历史,不足五十年,故无法按列为法定古迹,难免被清拆改建。从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的道理,以经济效益为主,增建高厦和商场是最好不过的。如今政府拆掉天星码头,唤醒香港人的记忆,体会到破旧立新并不是社会发展必然的取向,因为社会上关注历史集体回忆的亦占相当重要的价值。

  香港座堂式的教会已不多,应珍惜保护。不应以香港发展利益为蓝本,尤应重视新旧并存,保留历史的见证。例如楼上教会,若迁离原区,更应照顾年老及行动不便的会友,不能将之遗弃。只是破旧立新而没有根,不断弃置,对文物保留层面,也是大损失。

二、避免集体回忆的遗忘

  根据学者研究,回忆的确有它的集体性和社会性,证明两个人一起忆旧,总比一个人的回忆为多,及更准确。大家一起经历和感受,将使人、地、事物与社会的发展,理想,核心价值和未来联系起来。回忆不应只是一本旧相簿,而是不同年龄人际的重聚,巩固人间的情谊,让死物成为活的公共空间。

  信徒为教会留下照片、光盘、纪念刊、纪念品、书信等,这都可说是集体回忆。有回忆才会感恩,千万不要把教会文物随意弃掉。当教会有意将一切历史文物废弃的时候,可考虑送给肢体;或是送交有关大学图书馆;或是联络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教会历史数据室。因为这文物将是明天珍贵的教会历史资料。好。

三、避免历史痕迹的褪色

  天星码头及钟楼的去留问题带来了一个启示:从文物保育的问题来看,单纯保存冰冷的对象,内里却是抽空,那与标本无分别。将文物整理保存下来,继续与人的生活发生关系,保存当中的活力和生命力,才是保育的意义和作用,历史就带给后人许多智慧和许多启发。

  教会的历史,是叫人看见许多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绕着我们。前人的努力、血和泪都成为今天信徒的激励和帮助。前人失败的见证,同样成为后人的鉴戒和提醒。保存教会档案文物资料不可忽视,需要学习保养处理,免空气潮湿虫蛀等破坏,好让历史文物继续保存。

四、避免社会契约破坏

  若说只是「经济城市」,而不是一个「生命城市」,离开本土文化就必愈来愈远,互相没有承诺,对生存的社会没有归属。著名学者龙应台留港讲学期间说过:「没有人想留下,因为这里没有人气。」社会契约是集体回忆的决定,继而形成社会的现状。有人气就有人情,有人的委身。因为社会人际有关系、有付出,这里是属于我们的社会不再是「借来的地方,借来的时间」。

  这些关心清拆天星码头的人,所引发保育文物的行动,可以触发教会信徒对教会历史文物的重视和爱惜。有如教会堂庆述史,关心教会的异象使命。藉此教育教会下一代,以致薪火相传,贡献于教会和社会。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乐韵心弦】

【辅导小百科】

【情理互动】

【情牵姊妹心】

【神学探索】

【交流点】